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54章 被死者亲吻的号码

时间:2019-05-15 17:40 作者:admin

  陈歌依稀想起了自己刚抽出张雅的那段时间,那时候他还不知道红衣和普通厉鬼有区别,初生牛犊不怕虎,硬是用一颗真心把张雅给慢慢稳住了。

  “引起张雅讨厌会被杀,太让张雅感动也会被杀,必须要控制好一个度,身上有这一位已经够吓人了,如果再吸引来一些更危险的东西,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

”  称号升级后会有太多不可控的事情发生,这是陈歌不愿意看到的。   “再抽出两次厉鬼,厉鬼眷顾者称号会升级,不过从正常的概率上讲,抽出厉鬼的可能性并不大,我现在还有两次机会……”  陈歌有点心动了,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恐怖转盘,慢慢抬起手指。

  要说起来恐怖转盘其实是黑色手机上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张雅、许音、闫大年,这三个被抽中的厉鬼给了陈歌很大的帮助,如果没有他们,陈歌根本不可能走到现在。   “想要增强自身实力有两个途径,完成噩梦级别日常任务,或者从转盘里抽到有用的东西。 ”陈歌获得黑色手机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截止今天为止,他抽取到的东西不是厉鬼,就是和厉鬼有关物品,这也让他有点绝望:“或许从第一次抽奖把张雅抽出来的时候,事情就开始朝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方向发展了。 ”  一晚上没睡,陈歌感觉脑袋有些昏沉:“先抽一次试试吧,反正再抽到两次厉鬼,厉鬼眷顾者称号才会升级。 ”  点了一根烟,陈歌站起身绕着自家鬼屋走了一圈,他为了能抽出好东西也是煞费苦心,曾经试过在中午阳光最强烈的时候抽奖,试过在初阳升起、万物焕发生机的抽奖,也试过骑着自行车跑到距离乐园一两千米外的地方抽奖,但事实证明这些都没有什么用。

  “要不这次来个以毒攻毒?等到午夜凌晨,在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站到鬼屋最深处抽奖?”  思考了一会,陈歌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还是找笔仙问问吧。

”  他进入地下场景当中,准备结合笔仙和流泪雕塑两“人”的能力,推算出自己这一次会不会抽出厉鬼。   推开女生宿舍的门,陈歌看见一支缠满胶带的圆珠笔,正在纸上无聊的画圈圈。

  “好久不见啊。

”可能是被陈歌亲切的声音给吓到,那支笔向远离陈歌的地方滚去。

  “跑什么?我有正事问你。

”陈歌握着圆珠笔,询问自己下一次会不会从黑色手机的转盘里抽出厉鬼。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只问到一半,笔仙就有崩溃的迹象,吓得他赶紧停止了。

  接着他又用会流泪的雕塑试了一下,结果同样如此,似乎只要涉及到黑色手机,这些鬼怪的能力都会失控。   “还真是奇怪,我父母给我留下的这个手机有点不一般。

”  没办法投机取巧,陈歌也就不纠结了,他进卫生间洗了个手,然后跑到104路灵车上,等心情完全平复以后,点击黑色手机屏幕上的转盘。   聚精会神盯着手机屏幕,转盘越转越慢,陈歌的心也提了起来。   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尖叫值足够他连抽五次,如果这次没有抽出厉鬼,他就会继续抽,直到把尖叫值耗完为止。   随着一声轻响,转盘停止,指针停在了某一个地方。   “抽奖完成!恭喜你获得特殊道具——诅咒游戏邀请函(中奖概率百分之一)。 ”  “诅咒游戏邀请函:诅咒和死亡在这座医院里轮回上演,谁也不知道人性的极限在哪里。

”  “邀请函?”陈歌仔细读了几遍,终于确定这次抽到的不是厉鬼:“难道我要改运了吗?一切都好起来了?虽说这邀请函看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但至少比称号升级要强一点。

”  坐在灵车驾驶位上,陈歌觉得是这辆车带给了自己好运:“只要不是次次出现厉鬼就行,这才是正常概率。

”  陈歌心安了许多,他又一次点击转盘。   飞速转动的转盘几秒之后慢慢停止,在陈歌的注视下,手机弹出了新的中奖信息。

  “抽奖完成!幸运的厉鬼眷顾者,恭喜你获得稀有类特殊道具——被死者亲吻的电话号码(中奖概率千分之五)!”  “警察发现,每一位死者在生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都拨打了这个电话。

”  “第四次抽中厉鬼!幸运的厉鬼眷顾者,当你第五次抽中厉鬼时,厉鬼眷顾者称号将自动升级!”  陈歌在看到幸运的厉鬼眷顾者这几个字的时候,他心里就出现了不好的预感:“被死者亲吻的电话号码?中奖概率千分之五,这个概率比许音和闫大年都低,仅次于张雅,很有可能也是一位红衣!”  又一次抽中了厉鬼,陈歌看着自己的手,说实话,他也有点害怕了。

  “这转盘是不是坏了?上面标的全都是假概率吧?”  几分钟后,陈歌平静下来,拿着手机往后翻动。   “再抽到一次厉鬼,称号就会升级,要不要莽一次?”  称号升级后会出现什么变化,没人知道,一切都是未知。   “刚获得黑色手机的时候,我在它的引导下开始接触这个藏在阴影中的世界,直到今天我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完全了解了这个世界。 或者说知道的越多,就越明白这个世界的可怕。

”陈歌将黑色手机收起:“等到张雅手上的伤好了再继续抽奖吧,要不总觉得不踏实。

”  陈歌回到鬼屋,进入道具修理间,再墙角父母留下的那个木箱里翻找到了两件东西。   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010开头,尾数是三个零,应该是座机号码。

  “这字条好像曾经被人用力攥在手里,是临死前的挣扎吗?为什么这个号码会叫做被死者亲吻的号码?我拨打这个电话就会遇见红衣吗?”  马上乐园就要开门,陈歌准备等清闲了再去尝试,他将纸条叠好放进口袋,又看向另外一个东西。

  那是一张盖有新海中心医院刻章的挂号单,挂号科室,挂号费,姓名全都是空白,只有日期那一栏,用鲜红色的颜料,歪歪斜斜涂了几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