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霍衣衣 撒旦老公,别碰我!

时间:2019-07-07 21:13 作者:admin

霍衣衣 撒旦老公,别碰我!

霍以琛道:“真项链在一个名叫阮淑丹的女人手里,可是那个阮淑丹,在十九年前便已经死了。

.阮淑丹死后,那真项链已经不知流落在了哪里。 如果继续去找的话,恐怕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顿了顿,霍以琛又道:“还有那个阮淑丹在死之前带着一个孩子,可是那个孩子在阮淑丹死后,也不知去向。 我想那个孩子,应该就是m国总统夫人遗失的女儿。

”“那那个孩子……有查到什么消息吗?”杜唯薇赶紧问道,眸里不禁现出了一丝焦急之色。 霍以琛回道:“没有。 阮淑丹在活着时,好像对那孩子不好,经常不给那孩子吃东西,住在阮淑丹周围的人,经常都能听到那孩子的哭声。 想来阮淑丹,或许已经把那孩子弄死了。 因为阮淑丹,好像很恨那孩子。

”阮淑丹知道自己要死,怎么可能还让她憎恨的孩子继续活着?这任谁想,都会觉得阮淑丹,已经将那孩子弄死了。

杜唯薇嘴里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眸子蓦然的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瞪着霍以琛:“不会的,那孩子不会死的!那可是m国总统夫人的女儿,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掉?不会的,她绝不会死的。 ”紧紧皱了皱眉头,杜唯薇沉默了两秒,又问霍以琛:“周围的福利院呢?周围的福利院有去查过吗?或许阮淑丹,将那孩子交给了福利院,让福利院来抚养。 .”杜唯薇不希望那孩子死掉的,如果那孩子死掉了的话,那总统夫人,该得多么的伤心啊?霍以琛蹙着修眉:“周围的福利院以及邻省的福利院,全都去查过了,没有那个孩子的消息。 想来那个孩子,应该真的被阮淑丹给弄死了。

”“天……这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去跟总统夫人说?”杜唯薇突然的捧住了脑袋,神情里不禁现出了痛苦之色。

乔洋赶紧走上前去,安慰着杜唯薇:“姐,说不定那孩子不那么命薄,现在正在某一处活着也不一定。

我们不要放弃希望,我们再继续去寻找。 说不定哪天,会被我们给找到的。

”其实乔洋跟霍以琛的想法一样,觉得那个孩子应该没有再活着了。

只是此刻,看到他姐这么难过的样子,他只能这般安慰,只能在心里祈祷着,希望那个孩子是个有福的人,不会那么早的就死去……杜唯薇捧住脑袋难过了几秒,她嘴里轻叹了一口气,哀伤的说着:“只能这么期望吧,期望那个孩子,还活着,能够被我们找到。

”霍以琛看着杜唯薇,正想再跟杜唯薇说点什么。

.而霍以琛裤兜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霍以琛将手机从裤兜里摸出来,看到是那地方的来电,他眸光一闪,赶紧走出病房,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霍总。

刚才韩恩慧女士有醒来过。

韩恩慧女士一醒来就要找霍总还有霍太太,韩恩慧女士说她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们,希望你们能赶紧来一趟。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赶紧的说道,语气带着一丝着急。

霍以琛闻言,他手指倏然握紧了手机。

他沉声的应着:“好,我立马就带小惜过来。

”说着霍以琛便挂断了电话,准备往电梯那边走过去。 而乔洋适时的从病房里出来。 乔洋看到霍以琛要离去,他赶紧唤道:“以琛,你要走了么?你等一下,我还有重要的东西没有交给你呢,这东西就是我跟你说的可以更好对付顾玉落的东西,这东西……”“你交给赵文迪吧,这事我已经安排了赵文迪去处理。 ”霍以琛头也不回,抬起步子十分迅速的往电梯那边走。

乔洋看着霍以琛急急的模样,他微微皱了皱眉。 看以琛那么匆忙的样子,以琛是有什么事儿?难道又是因为韩惜吗?而霍以琛出了医院后,他一边往那个地方赶,一边给西山别墅打电话,要西山别墅的司机,赶紧送韩惜到那个地方去。

而半个多小时后,霍以琛和韩惜在去那个地方的半路上会合。 韩惜到了霍以琛的车里面。

韩惜看了看霍以琛,问霍以琛道:“大哥,我们要去哪儿?”还这么急急的样子,她连中午饭都没有吃,就被司机给拉出来了。 霍以琛看着她的眉眼,一字一字的道:“我们去见你姑姑,你姑姑今天有醒来过,说是要见我们。

”“啊?我姑姑有醒来过吗?真的吗?”韩惜神情一喜,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霍以琛点了点头:“嗯,你姑姑一醒来就说要找我们,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东西要交给我们,所以我才让司机赶紧载你出来,我们一起去见你的姑姑。 ”韩惜脸色抑制不住的激动。 她小手微微的握着,声音里含上了一丝兴奋:“太好了,姑姑终于醒过来了……她终于醒过来了。

医生说过姑姑只要能醒来的话,那她便有康复的机会了。

以后的日子里,姑姑便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姑姑躺在床上已有十年的时间了。 这十年里,她每天都在期待姑姑能够醒来。

而她的期待,如今终于实现了,姑姑终于清醒过来了。 看到韩惜十分激动的样子。

霍以琛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声音温柔的跟她说着:“我已经联系医生去为你姑姑诊治了,相信你的姑姑……这次定能康复的。

”韩惜点了点头,软软的窝在他怀里。

她想着以后终于能和姑姑一起生活了,她脸上的笑容放大,整个人的心情简直快飞扬了起来。

而霍以琛看了看窗外的景色,他突然想起他的母亲,想起他母亲憎恨韩恩慧一事来。 他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头,眉宇里划过了一丝烦郁之色。 如果韩惜的姑姑此次能够康复的话,那韩惜的姑姑一定不能再藏着掖着了。 韩惜的姑姑,势必要走到他母亲的视野。

而他母亲一看到韩恩慧,他不用想也知道,他母亲定是要发狂。 他现在倒真是想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他母亲和韩恩慧之间的恩怨,可以让他母亲,接受那韩恩慧。 而车子又驶了半个多小时后,便在一栋高档的公寓前停了下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