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00608 带回家(第七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6 21:00 作者:admin

00608 带回家(第七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围到法丽的身边,也看到了拨开的草丛里,躺着的白化美洲狮。 “死了吧?”“死了。 ”“应该是死了。

”法丽不理会凯恩三人的风凉话,看向陈曌。

“不用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陈曌打断了法丽的话。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这样,这么多人。

”法尔不住的翻白眼。 陈曌提起白化美洲狮:“你们喜欢什么口味的?”“什么什么口味?”法丽立刻拦住陈曌:“你要对它做什么?”“你不是要吃它吗?”“我什么时候说要吃它了?”“现在说也不迟,想要什么口味?”“我是要你救它,你看它多可怜。 ”“它杀人的时候,你没见多狠,这种杀人的野兽,还是弄死了吧。 ”“公主它们也动手了。 ”“那不一样,公主是咱家家人。 ”“你到底救不救。

”“好吧好吧。 ”白化美洲狮的伤势也没太麻烦,就是失血过多,没伤及要害。

虽说它的个头和黑白二傻差不多,可是实力就要差不少。

不过这也能理解,毕竟它只是普通的野兽。 上山的时候,他们就考虑到各种因素。 带的医疗器械就不少,主要还是有陈曌这个医生在。

在包扎好伤口后,没过多久白化美洲狮就醒来了。 陈曌一把将白化美洲狮摁回地上,同时警告道:“不要乱动。 ”白化美洲狮一缩,站在陈曌肩头的萨麦尔虽然个小。

可是它身上自带的那种气息,足以让任何生物望而却步。 也只有人类这种感官退化的物种,才会忽略掉萨麦尔身上的气息。

“人类,不对,主人,让它成为我的仆从吧。

”“你别被它一口吞了就不错了。 ”“它不敢。 ”“不要,它是杀过人的,我不会收留一头杀过人的野兽。 ”这时候,法丽上前来:“陈,能不能留下它?”“好。 ”“……”萨麦尔。

这时候,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陈,你真要把它留下来?它太危险了。 ”“是啊,它可是杀过人的。

”以现代社会的标准来说,咬过人,杀过人,或者吃过人的动物,一般都会受到人类的追杀。 因为人类认为,这类动物会有习惯记忆。

咬过人的狗会记住这种感觉,杀过人或者吃过人的野兽,也会记住这种感觉。 当动物第一次这么做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从某些角度上来说的确如此,可是也并非绝对。

曾经有一个孩子受到看护犬的袭击,而后那头看护犬被处死。 可是事实证明,那只看护犬是嗅到了孩子身上的某些东西的气味。 而后检查出孩子的手臂上有病变素瘤,看护犬并不知道怎么处理,它们只是单纯的想要用这种方式保护孩子。

当然了,看护犬是被认为最安全的宠物犬。 犬种的选择上,再加上专业的训练,让宠物犬非常热衷于保护孩子。

就比如说里斯法尔家的拉弗,它就是非常优秀的看护犬。 猫科动物其实在驯化后,同样亲近人类。 当然了,猫科动物有杀生的习惯。

什么是杀生?就是说它们经常会杀死老鼠、鸟类或者其他的什么小动物。

不是为了吃,而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杀戮欲望。

这也跟人类喜欢打猎的感觉差不多,只是人类从不认为自己喜欢杀生。 相较而言,其他动物就很少会有杀生的习惯。

其他动物袭击主要是因为受到惊吓,只有少量是为了食物。 事实上大部分动物都不喜欢人类的气味。 陈曌看了眼白化美洲狮,又看着双眼放光的法丽与法尔:“留下它可以,不过三天内不要接近,我需要驯化它。 ”众人都知道陈曌非常擅于驯化,就比如说公主。

公主说是陆地最强也不为过,平日里却表现的宛如恬静的小姑娘。

偶尔撒撒娇,又或者躺在地上晒太阳。

可是他们今天也认识到,公主在被陈曌解放了天性后,到底有多可怕。 在众多的宠物中,它杀人的手段是最恐怖的。

因为它是直接将盗猎者撕开。 盗猎者的枪械对它的伤害微乎其微。 厚实的脂肪层,普通口径的枪械对它无法构成太大的伤害。 只要不是连续的扫射,公主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 还有就是奥比托斯,劳伦特等人对奥比托斯的感觉和公主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说公主是狂暴的战士,那么奥比托斯就是狡诈的杀手。

他们记得之前,奥比托斯是怎么袭击盗猎者的。 就如同异形一样,悄无声息的从某个角落出现,然后将人拖入黑暗中消失。 “你们三个去把尸体处理一下。

”劳伦特说道。 “爸爸,我们不报警吗?”“报警太麻烦。 ”陈曌觉得,这位前洲议员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今晚大家的状态都很差,又有几个伤号,特备是白化美洲狮。 所以找个地方安营扎寨,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晨,众人就匆匆下山回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还赶得上午饭。 只是,劳伦特、卡里姆、凯恩和霍华德,还有法尔看着家中丰盛的午餐,全部都是一脸懵逼。

“陈,你家里这饭菜是谁做的?”“难道家里还有仆人吗?”“没有吧,为什么我们从来没见到过?”“可是,这些饭菜是怎么回事?”“是镇子上的人,平日我和法丽忙的太迟的时候,就会让镇子上的餐馆,让他们给我们准备一桌饭菜,送到家里来。

”“他有你家的钥匙?”“他知道我把钥匙藏哪里。 ”陈曌说道。

“你不怕他进来偷东西么?”“家里也没放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值钱的东西也搬不走。 ”“爸爸,还是赶紧吃饭吧,大家都累了。

”法丽也不想众人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所以催促道。 “对了,我们要叫这头白化美洲狮什么?”话没说完,外面就来了一辆车。 韦斯特站在门口,陈曌看了眼韦斯特眉头皱了一下。

走到门口,看着一脸狗腿子的韦斯特:“干什么?”各位,月票给力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