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章节目录 第309章 垃圾竟然是缪斯?

时间:2019-07-11 15:20 作者:admin

章节目录 第309章 垃圾竟然是缪斯?

知道什么是反差,什么是不可思议吗?关于这些情绪,艾塞里亚活了那么多年,却是第一次将它们体验得彻彻底底。

面具从脸颊上脱落,露出了女人白皙漂亮的年轻脸蛋。

他曾无数次幻想过面具下的那张脸——美丽、精致,像是上天赐予的宝物。

而现在,呈现在眼前的这张脸的确满是胶原蛋白,肌肤雪白、五官精致。 可是,却和脑海中的记忆彻底重叠。 他的学生。 因为失去了天赋,所以被他视为垃圾的存在。

可现在,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成为了他日思夜想的缪斯。 “不可能……”看着许清芷,艾塞里亚喃喃出声,“怎么可能是你……”听到这话,许清芷轻笑出声。 因为摘掉了面具,她脸上的表情也毫无遮掩地显露了出来。 眉宇之间,是难以藏匿的苦涩。 “为什么不可能呢?”她说,“况且,其实你也早就猜到了,不是吗?毕竟,我们认识了那么久,而你也很清楚,凡尔赛之章是由谁创造的。

”“老师……不,现在应该叫你艾塞里亚先生了,其实在你看到刺绣的那一刻,你所有的怀疑都尘埃落定了,不是吗?”“只是你不肯相信而已。

”不肯相信,自己的缪斯竟然是被抛弃的学生。

这个时候,许清芷已经不想去思考,得知真相的男人会不会后悔了。 早在她被抛弃的时候,她就多次告诉自己,你的心已经死了。

面前的人,早已不是你当年憧憬仰望的导师了。 “为什么……”艾塞里亚终于出声,他的声音缓慢且带着迟疑,“为什么不告诉我?”“告诉你?”许清芷的笑意更深了,“就是因为没有告诉你,我才知道,原来在我的老师眼里,我不过是一个拥有利用价值的工具而已。 ”艾塞里亚并没有否认。 他的高傲不允许他撒这种低级的谎。

只是,他的心脏疯狂颤动,甚至一向毫无情绪的心底竟然酝酿出了一抹难以琢磨的酸涩。 “你明明可以告诉我……”“可是,身为您的学生,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 ”许清芷仿佛快失去强颜欢笑的力气了,“就算告诉你又怎么样呢?”“其实,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去调查吧?我为什么不能拉小提琴,……以你的本事,不可能查不出来。

”“只是,你没有做,仅此而已。 ”不仅没有做,而且还将她划离了他的世界。 告诉她,她已经没用了。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不能拉小提琴了而已。 或许五年前,在监狱里的时候,她还期望着自己的导师会帮助自己。 但是五年后,艾塞里亚的回答让她彻底清醒了。

他不是不收学生,只是在此之前没有人配当他的学生。

而现在,就连许清芷也不配了。 “无法拉小提琴的你,的确不能……”艾塞里亚开口,“但是,你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吗?我在你身上找到了其他的魅力……”“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了。 ”许清芷道,“您的骄傲,您自己最清楚。 我想,您也不会去找回一个早就被你放弃的人吧?”艾塞里亚不说话了。 他的面容僵硬。

的确,骄傲如他,怎么会自打自己的脸?看着男人的面色,许清芷的眼底闪过了酸涩。

她提起了自己收拾好行李的行李箱,捡起地上的面具重新戴上“艾塞里亚先生,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虽然我们没有缘分,但是我相信您的人品,也相信你不会将我的事情到处乱说。 ”“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这点我会感谢你。

但是其他的,我想,我们没有交流的余地了。

”她说完,没有给男人任何思考的余地,推门离开了房间。

独留艾塞里亚站在原地,在关门声响后,呆愣愣地看着彻底紧闭的房门。 半晌,他空洞的蓝色眸子才逐渐充实起来。

……门外。 许清芷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斯特·李。 李夫人的面容平静,只是在看了她一眼后,伸手扶正了她脸上的面具“歪了。

”明明就算刚才面对艾塞里亚,许清芷都能保持淡定。 但是现在面对李夫人,她竟然有些慌乱了。

像是做了坏事怕被发现的小孩。

“你太冲动了。

”收回手后,李夫人才开口道。 许清芷咬了咬下唇“以他的性格,他应该不会说出去……”“我说的不是这个。 ”李夫人叹了口气,“你对他袒露了身份,如果以后碰到了,你想好怎么面对他了吗?”“我……”许清芷一时语塞。 的确,现在两人坦白了,而以后见面都是尴尬。 “没事的。 ”她最终开口道,“我早就不是他的学生了……以后若是见到,就当做陌生人吧。

”他们早已没关系了。

李夫人深深地看了她几眼,最终幽幽地吐出几口浊气。 那忧虑的样子,像是对待自家顽皮不听话的小孩子。 “算了,这些是你的事情。

只要你是我的学生,我总能护着你。

”李夫人的话让许清芷心头一暖。

“谢谢。

”至少,她不是被所有人抛弃,不是吗?两人准备离开别墅,结果离开前,被一个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阿止小姐。 ”工作人员将一张卡片状的东西塞入了许清芷的手里,“这是有人委托我给你的。

”卡片是背面向上,所以外人看不到上面写着什么。

只有许清芷在触到名片后,指尖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工作人员给了东西就走了,李夫人则好奇地看了过来“什么东西?”“没什么。 ”许清芷笑了笑,不着痕迹地塞入口袋中,“是晓娜让工作人员留给我的联系方式,方便以后联系。

”这当然是骗人的,安晓娜的联系方式在走之前就交换过了。 “对了老师。 ”许清芷接着道,“不好意思,我刚刚才想起来,我在这座城市有几个朋友,之前就约好找她们出来叙旧,所以不和你一起回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