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撒贝宁:真诚是成功很重要的前提

时间:2019-08-01 09:49 作者:admin

撒贝宁:真诚是成功很重要的前提

  从大学毕业进入央视主持《今日说法》开始,撒贝宁给大家的荧屏形象是正襟危坐、义正辞严。

近年来在《开讲啦》、《舞出我人生》、《梦想星搭档》等节目中,小撒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身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综艺范儿。

年近四十才开始尝试新的主持风格、突破自己的惯有形象,每一步改变似乎都异常艰难,但撒贝宁更愿意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挖掘更多的潜能。

  从小到大骨折六次,唯一会的乐器是口哨  受父母影响,撒贝宁从小就是一个文艺积极分子,我父母是部队文工团的,耳濡目染,所以从小就参加文艺演出,中学参加演讲比赛,大学参加合唱团、戏剧社,打篮球。

在同学眼里,我就是一个不知道能否毕业的学生。   撒贝宁用这样的数据来具体介绍自己的淘气:浑身上下骨折过五次。 最早在六岁,有两次骨折发生在三个月之内,同一个地方,连骨科大夫都气坏了,忍不住要他父母揍他,我爸就信奉一句,男孩的耳朵是长在屁股上的,不打不行。

那个时候我们简直就跟一帮小造反派一样,整个部队被我们搅得天翻地覆。

  上墙揭瓦,偷部队的白菜萝卜,在沙堆上挖陷阱埋比自己小的孩子,撒了部队汽车轮胎的气,……以至于每次大院里有孩子喊叫,父母都心惊肉跳,不会是我家小撒又出事了吧。

  因为小时候淘气,爸妈怕他闯祸,曾让他学乐器,但是,凡是父母让学的,撒贝宁都没学会,他自称经过多年刻苦努力,唯一学会的一样乐器是口哨。

  经常逃课,靠照相机记忆应付北大考试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爹妈都怀疑能否顺利从学校毕业的捣蛋鬼,居然考上了北大法学院,撒贝宁将之归功于幸运。 我一直说,幸运在我这一路走来可能占70%,我是一个很懒散、不努力的人,而且对生活没什么规划,始终走一步看一步。

但是感谢老天爷在很多关键的时刻,给了我很多的帮助。

  撒贝宁所说的幸运,首先,来自于有一位好老师,叛逆期的时候,老师对妈妈说的一句话,让小撒印象很深,她说,你家这孩子,如果好好教育,今后能成才,如果不好好教育,就可能是社会的败类关键时刻,这些老师都会把我往正道上拽。

  小撒还有一个天赋很让人羡慕,照相机记忆。

看完一本书,只要你提问,我都能记起那个问题出现在这本书的哪个段落里,大体的位置,以及大致的内容。 这是他在北大学法律时的法宝,经常逃课的他,凭借惊人的记忆力来应付考试,如果同学有好的笔记,我就借来复印,找重点,如果没有笔记,我就把整本书背下来。 文科不像理科,只要知道大概意思,加上理解,把卷子填满,基本就没问题。 所以老师经常看着卷子问,撒贝宁,是我们班的学生吗?我怎么没印象?怎么会来考试,而且考得还不错。

  既然没有好好在念书,那么在北大这样神圣的殿堂里,撒贝宁究竟在干什么呢?演话剧,包括主持各种文艺汇演,他大二甚至演过电视剧的男一号,讲大学生毕业去西藏工作的故事,和他对戏的女主角是后来央视的另一位名嘴张泉灵。   差一点和《今日说法》失之交臂  虽然因为表演开拓了接触面,但也差点因为演话剧,就与《今日说法》失之交臂。   当时,撒贝宁和同学们在郊区山上排话剧,BP机没有信号,等到他收到速回电话,学校有急事找的消息时,已经过去了三天,那正是《今日说法》节目去学校招主持人。 众多报名者都没有获得节目组的垂青,老师突然问,对法学的专业知识要求严格吗?听说不一定严格后,老师就推荐了撒贝宁。

可是,撒贝宁却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那个后悔啊,未来几天里就反复地忐忑不安,放不下,一方面安慰自己说不定是假的,一方面又觉得应该努力一把,最终我实在没办法把这件事给忘了,就去问老师,电视台有没有留联系方式,接电话的就是如今综合频道的总监,说你来试试吧。   然而,即便是进了央视试了镜头,不真实感始终围绕在撒贝宁心头,始终觉得他们可能是一伙骗子,临走前,小撒提出了一个要求参观央视。

当时我心想,能碰上赵忠祥、倪萍,那就值了。 幸好,三天之后,电话来了,撒贝宁就这样踏进了央视的舞台。

  非专业主持人刚起步时,一般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无知无畏,一种是压力山大。

撒贝宁属于后者。 刚进入央视的他完全不明白传媒是什么,就想着要以最专业的方式和法学专家聊天,如果不够专业,就太丢人。 就跟俩医生坐在那儿似的,上来全是术语,编导就疯了。 尽管被频频告诫要深入浅出,要让观众理解,但最初,撒贝宁始终无法调整过来,把演播室搞成了课堂,加上对环境不熟悉,无法放松,每次录像和受刑一样,最初半年到一年,就跟上刑场一样,每次录完,大汗淋漓,浑身湿透。   挖掘更多潜能,我的天花板还是水泥  这种紧张感,即便在十五六年后做《开讲》,撒贝宁依然体会着。

用什么的方式通过这档并不标新立异的节目,把年轻人拉回到电视前,小撒的经验是:别装。 年轻人很敏感,一旦我们端起来,他们很快能察觉到,所以,真诚是成功很重要的前提。   白岩松曾提出过一个天花板理论当你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就像是被贴到了一个透明的天花板上,你可以看到蓝天却很难突破,而撒贝宁却笑说:白岩松的那个境界,天花板已经透明,我的天花板看到的还是水泥。   年届四十才开始尝试新的主持风格、突破自己的惯有形象,每一步改变似乎都异常艰难,但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挖掘更多的潜能可能是撒贝宁有意为之,因为他觉得面对镜头,自己越来越惶恐,他用捏泥巴来形容自己:泥巴在软乎的时候,我还可以塑造。

当水分蒸发了以后,泥巴会变得越来越硬,你感觉到自己能被再塑造或者突破的可能性越来越少,内心就会越来越恐惧。

但是如果你让自己就这么僵化下去的话,最后变成一尊雕塑,再想做任何改变都会更困难。 (腾讯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