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50章 我这屋里到底有几个人?

时间:2019-05-15 16:40 作者:admin

    密室顶部的泥土不断脱落,这地方陈歌感觉很不安全,似乎随时都会坍塌一样。   再无其他收获,陈歌准备离开:“连接两个世界的门,通常会在午夜零点出现一分钟,失控的门不知道是否还保留着这个特性,下次我倒是可以卡着时间再进来看看。 ”  警方将密室封锁,并没有发现门的秘密,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错开了时间的原因,毕竟警察也是人,谁会没事在晚上十二点跑到案发密室当中。

  叫许音,陈歌从密室里爬出,将木板合上,把壁橱复原。   看着屋内里摆放的各种手工艺品,再想想密室铁笼里那厚厚的毛绒玩偶外套,陈歌心情也有些复杂:“绝望本来就是天生存在的东西,活着已经够辛苦了,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又检查了一遍屋子,确定没有任何收获之后,陈歌从卫生间窗户翻出,然后将没有了玻璃的窗户关好。

  “完成了灵车试炼任务,归还了电动车,还查看了一下姜龙家的密室,要做的事情已经全部做完,该回去了。 ”陈歌看了下表,现在是凌晨三点,正好夜色最深沉的时候。

  “趁着天没亮赶紧把灵车开回去吧,等天明以后万一遇见交警那可就麻烦了。

”黑色手机上说灵车最好是在雨夜的十二点以后上路,这一点陈歌牢记在心,他可不想自己的车子第一次上路就被警察扣下来。

  范聪家住在顶楼,陈歌嫌上楼下楼比较麻烦,拿出手机准备给范聪大哥招呼,然后就离开。

  手机刚打通,只响了一下,话筒那边就传出范聪的声音。

  “哥!你怎么把人家窗户给砸了!不是说好只是去看看吗?”  “我查看过四周了,没有监控。 ”陈歌提着包站在楼边,雨已经快要停了。

  “不是啊!这跟监控有什么关系?”  “我也是为了破获凶杀案,遇难者家属天天以泪洗面,更重要的是凶手不抓住,很快就会有新的受害者出现,你想想你们活在这样的恐惧当中,不害怕吗?而我砸碎一块玻璃,可以挽救一条甚至几条人命,与人命比起来,一块本来就有破损的玻璃重要吗?”  陈歌说的范聪没话反驳,他思考了一会,感觉还真挺有道理。

  “对了,我砸玻璃之前,特意把电话挂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陈歌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冷静、谨慎也是他能活过那么多次试炼任务的原因。

  “我一直在楼上看着你啊,如果你出事,我还准备报警的。

”  手机里范聪这句话说完后,陈歌仰头朝范聪家看去。   对面那栋楼顶层靠左边的一个房间里透出淡淡的光亮,范聪就站在窗口,他拿着手机,见陈歌往上看,还专门给陈歌摆了摆手。

  “陈老板,我是真佩服你,凌晨两三点敢一个人跑到凶宅里去,厉害。

”范聪说了半天,但是电话里却没有陈歌的回应。

  他站在楼顶朝楼下看,陈歌手机放在耳边,身体好像石化了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保持着向上看的姿势。   “陈老板?说话啊?”范聪见陈歌出现异常,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慌了起来:“你可别吓我啊!是不是中邪了?擦!我就说千万不能去那里!”  “你先别说话。 ”手机里传出陈歌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范聪觉得陈歌的声音好像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怎么了?”  “你保持这个姿势别动,注意,千万不要回头!”  范聪第一次听见陈歌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说话,他连忙答应下来:“好,我不回头。

”  嘴上说不回头,但是心里却控制不住的想要回头看,范聪感觉有一股凉气顺着脊柱涌上了大脑。   “陈老板,难道我背后有什么东西吗?”  “没事,你现在把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往后伸一些。 ”  “这样吗?”  “对,再往后,好的,就是这个位置。 保持住,别乱动。 ”  陈歌站在楼下,双瞳缩小成一点,目光直直的盯着范聪所在的房间。

  微弱的光亮从屋内透出,范聪站在窗口,一手死死抓着自己睡衣,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手机伸到了脑后。 而就在他手机旁边不远处,站在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孩。

  黑色的头发垂落在血红色的衣服上,这孩子脸上没有清晰的五官,取而代之的是几个黑色的孔洞。

  她没有眼睛、鼻子、牙齿,手脚也被红衣遮挡,看不出年龄、身高和外貌,一切似乎都是未知的。

  “红衣……”  “啥衣?陈老板,到底怎么了?你别故意吓我啊!我保证不把你砸玻璃的事说出去!”  “你先别说话!让我跟她交流。 ”陈歌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突然出现在范聪房间里的红衣女孩极有可能就是小布,陈歌之前就猜测这孩子是躲在了游戏最深处。   “游戏里所有孩子都叫小布,所有悲剧都发生在了小布身上,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陈歌拿起手机,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你别冲动,需要什么,渴望得到什么,都可以给我说。

”  卧室里范聪和他身后的红衣女孩都没有动,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样。   发现女孩没有伤害范聪的意思,陈歌又继续说道:“我没有经历过你的痛苦,不敢说能够完全理解你,但请你给我一个帮你的机会,或许我们可以坐在一起聊一聊。 ”  范聪身体在打颤,他听着陈歌在手机里说的话,感觉不是自己疯了,就是陈歌疯了:“大哥,你在跟谁说话啊?”  陈歌没有理会范聪,他自己都不敢在毫无保障的情况下,单独和陌生红衣呆在一起,但范聪做到了。   “我见过很多像你一样的孩子,或许他们的遭遇和你比起来不值一提,但至少在我的帮助下,他们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方向。

”陈歌玩过小布的游戏,他在背包里翻找,拿出了一个十分破旧的手机,将手机鬼童童唤出了出来。   “看到我旁边的孩子了吗?那个小游戏里有他的身影,你应该知道他的故事,我帮助他完成了心愿,也惩治了伤害他的人,这些东西你可以去问他。

”  事实摆在面前,手机鬼也明白到了该表现的时候,他点着头,努力露出开心的笑容,但似乎是因为很久没有笑过,他的笑有些难看。

  听着陈歌手机里的话,范聪看着陈歌旁边空荡荡的地面:“啥意思啊?怎么又多出来一个?我这屋里现在到底有几个人?”  陈歌将手机鬼唤出,红衣女孩之前似乎见过童童,她脑袋朝一边倾斜,考虑了一会,抬起了袖子。   看不见手,只能看到血红色的袖子对着窗户挥动了几下。

  片刻后,范聪家窗户外面开始渗出鲜血,那血迹形成了几个字——你再来荔湾,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