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飞:七岁女子《送兄》翻译赏析

时间:2019-07-10 21:35 作者:admin

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飞:七岁女子《送兄》翻译赏析

送兄唐七岁女子别路云初起,离亭叶正稀。

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飞!注释:①七岁女:姓名不详,写此时年仅七岁。

⑴题下原注:武后召见,令赋送兄诗,应声而就。 ⑵离亭:驿亭。 古时人们常在这个地方举行告别宴会,古人往往于此送别。

稀:形容树叶稀疏寥落的样子⑶归:一作飞。

译文:哥哥啊!这就是我们要分手的大路了。 云彩飞起,路边有供人休息送别的凉亭。

亭外,是秋叶在飘坠。 而我最悲伤叹息的就是,人,为什么不能像天上的大雁呢?大雁哥哥和妹妹总是排得整整齐齐,一同飞回家去的啊。 译文二:离别的路上风云刚刚飘起,离开送别的地方树叶正轻轻飞舞。

感叹人不同于大雁,不能一同飞行。

评析:这首诗表达小作者送别哥哥时依恋不舍的深情。

诗中那以肃杀的秋景衬托出兄妹离别时的心情,又以群雁齐飞抒发出了妹妹不能同可可同行的感慨。

哥哥要上路了,天边秋云初起,天色灰蒙蒙的;送别处凉亭的四周,树叶纷纷飘落,气氛萧索。

令人叹息的是人跟空中飞翔的大雁一不样啊,不能一起排成一行飞向那远方。

白云、蓝天、凉亭、幽路、高树、落叶、大雁,这是多么写意和爽目的自然景观啊。

赏析:《送兄》这首诗出自《全》,是一个七岁女童写的一首五绝。 全诗二十字,表达了小作者送别哥哥时依依不舍的深情。 诗中写景的气氛和离别的心情相应,兄妹不忍分离与雁行齐飞对照,显得自然、诚挚,艺术技巧相当高妙。 关于这首诗,所传甚少,独在《全唐诗》方见之,对作者的介绍是如意中女子,其真名实姓、生卒年月、何地之人等皆无从考证,唯能全凭《全唐诗》注解了。

《全唐诗》写道:女子南海人,武后召见,令赋送兄诗,应声而就。

由此大致能推断,诗人是南海人,此诗出自唐武则天时代。

或许真是时势造就,一个七岁女童,大堂之上,面对武后和群臣,应声做诗,且情态如此逼真,字数如此俭约,不得不另后人仰慕。 此诗第一层:别路、离亭,相当于驿站,是古代送别、饯行的处所。 点明地点,暗含事件,感情由此铺开。 云初起,要么是清晨,要么是傍晚,要么是雨后天开。 但一切景语亦为情语,一语双关,亦指心中愁云初起。 叶正稀,结合下句中诗人触景生情联想到的雁来推断,应该是在一个秋风萧瑟的季节。

秋风紧,黄叶飘零,离亭前的落叶,为秋风扫荡,渐次稀疏,着实苍凉,着实沉重。

第二层:古人送别有折柳相送,寓留于柳的习俗。 此处的叶,可能就是柳叶。

前面不断有人送别,使得柳条折尽,渐渐稀少,真是一条柳枝一片心。 而现在,尽管柳条稀少,但她还是要再折一枝赠与兄长,此中惆怅叫人难以消受。 至此感情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诗人静静地站立,眼望兄长渐去渐远,马蹄声终于被重叠的山峦阻隔。

心中更是生出对于人生、对于命运的自怜叹惋。

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归。

雁的迁徙,总是结队成行,同出同归。 可是人迫于环境所限、条件所囿,而不能与兄随行,而兄去妹留,各自孤单,再也不能心心相印了,诚为可叹。

并且,这一归字可以做两种分析,一者:妹在家,兄启程外出。 那么,这里的归便是同出同归的意义了,诗人大部分的思想放在了兄长身上,是对他一路风尘、外行凶吉的牵挂;一者:两人皆在外,或是寄人篱下,或是流落他乡。

此时兄长启程,回返故里,而独留妹一人不与同归,此间便更生出对故土、亲人的思念,对身如浮萍、命如蝉翼的慨叹。

浓浓情谊,如诉如泣,尽融于字里行间。

而全诗寥寥数语,连题目仅二十二字。

用字之俭约,另人折服。 题目送兄,点明主旨,定下全诗的基调,是送别兄长。 至于上面推测的种种情况,全无交代,给人很大的想像空间。

而与此相比,后来大诗人的《送程刘二侍郎兼独孤判官赴安西幕府》、《送族弟单父主薄凝摄宋城主薄至郭南月桥却回栖霞留饮赠之》等很多这样的诗标题就大为失色了。

此诗前两句表明了地点和大致的时间,大肆渲染了送别的场景。 心中的惆怅、离别的情怀跃然纸上,如江如河,翻涌不息,却仅用了十个字;后两句也是十个字,突出了雁、一行、归,使得感情再次升华到一个相当高的层面上,由送行也到了对人生的慨叹,对身世的质问,情长纸短,惜墨如金。

南朝江淹在《别赋》中说过,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已矣。 从古至今,离别诗一直都在诗篇中占到了相当大的比重,在表现手法上也是各具风格、各至一家。 对这一首也作一简要的分析。 别路、离亭形成对举,一咏三叹。 在克俭如金的字数中,这算是泼墨如云、大肆渲染了。 为的是以景衬情,为下两句做好铺垫。 而且诗人善于选取特景:别路、离亭、云、叶等等,暗藏离愁别绪之情。 紧接着,笔锋陡转,采用了电影中蒙太奇的手法,将镜头对准天上的雁。 当然,这里也许是虚写。

由雁的特性联想到人,将二者紧密地联系起来,形成鲜明的对照,由此生发哀情,并且升华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也为读者将全诗刻画成了一幅隽永的画面,印入读者的脑海中。

其意境深远,空间开阔,且满目皆萧然,满腔皆哀伤,满腹皆愁绪,实在不能不说是诗人的高妙之处。 且诗人时龄七岁,且为女子。 在古代轻视女子,满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她能如此善用这样的艺术技巧,实在让人费解,惊异。

再回到全诗,通篇都是情深意切,而字字珠玑,语言简朴、明白如话,意境高妙。 这样的诗篇,在中国词中实在不可多得。 难怪有人称她为神童、奇女子,于情于理,都是当之无愧。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