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木木木三 梦回汉时:东风若与周郎便

时间:2019-07-02 08:04 作者:admin

木木木三 梦回汉时:东风若与周郎便

确定了这一点,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生出一阵喜悦。 琴声传出,说明桥婉儿还活着,而且还能抚琴,应该没有被囚禁,听她的琴声,不像是如泣如诉,反倒是有些轻松自在。

既然如此,那他们就可以安心思考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了。

这些日子以来,周瑜发现他和温云舒之间的默契越来越相合,两人经常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心中所想之事。 如果不是因为温云舒心中对桥婉儿有过非分之想,或许他们也能成为一对能交心的兄弟吧。 周瑜心想,可是世事往往是不遂人愿的,周瑜心中的芥蒂不会消失,这一次,他就是赌温云舒会全力以赴所以才想到去找他帮忙的。 温云舒越是冷静,周瑜心中越有后怕。

想必桥婉儿在温云舒心中的分量,大概是他想象不到的。 他只要想起那段桥婉儿和温云舒住在深山老林里的日子,就觉得有些后怕。

幸亏当时阿楚将他刺伤了,要不然,兴许,他们俩孤男寡女的,即便是凑在一起,也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周瑜晃了晃头,清醒了一些。 温云舒和庄主还在商议那玉米的事情,周瑜有些纳闷,难道温云舒真的打算做成这一笔生意?他不愿走远,只想听着桥婉儿的琴声,猜想着里边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进去强行将人带走是最愚蠢的做法,也是最不可能把人救出的办法,曹操是什么人,他们心里很清楚,一个动不动就屠城的人,心里有多狠,这是显而易见的。 正当周瑜在苦苦思索该如何和桥婉儿取得联系时,温云舒正和庄主商议要多住几日的事情。

周瑜听罢,懂了温云舒想做什么,只有呆在这里,才有可能和桥婉儿取得联系。 庄主自然是慷慨应允的,这两人的气质,明显就不是一般人,他这田庄里能住这么两个大人物,他能不欣喜吗?“既然如此,那我和公瑾就先在此谢过庄主了。 我们想去进屋子休息片刻,不知庄主打算让我们睡在哪边的屋子呢?”温云舒对庄主,一直都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只有哄得他开心,才有利于他们下一步行事。

“哪里的话,两位尽管住就是了。

请随我来吧,我们这还有个独立的小院子,只有两间厢房,平时也是来了客人才会住一住,但每日都有人打扫,所以清洁方面,请两位先生放心。

”庄主一边领着他们走,一边絮絮叨叨地交代着关于屋子的事情。

他们绕过曹操的别院,穿过墙根时,庄主突然嘿嘿坏笑起来,“这位夫人的琴技虽然不行,但她琴声里的情感倒很是饱满啊。

看样子,这位夫人心情很好啊。 里边那位啊,怕是有福喽!”听到这样的话,温云舒和周瑜两人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

居然敢在他们面前说这样污蔑桥婉儿清誉的话!不过他们不会扇过去,毕竟,不知者无罪嘛……最重要的是,现在扇过去,可就将一切都毁了。 庄主将他们带到那个小院里,领着走了一圈,知道厨房茅厕在哪儿后,温云舒便要庄主回去歇着,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自己来便好。

他必须得走啊,庄主不走,他们怎么去商议事情啊。 确认院子周围没人了,周瑜关上院门,和温云舒两人走进里屋,顺手把门关严实了。 “云舒兄,婉儿就在隔壁,我们是否可以再夜深人静时,直接潜进去,找到婉儿直接救走!”周瑜因为想到可以马上见到桥婉儿,语调上扬,他很兴奋,眼睛里闪烁着欣喜的光亮。 温云舒却径直坐下,他在思考周瑜的话,话是不错,可是这未免有些冒险,若是失败,连挽救都没办法,曹操是什么人,他身边的武士也绝非等闲之辈。

“不,公瑾,我们还是不能这样冒险,毕竟,你也知道曹操是个什么人物,他身边的武士,又岂是我们两个人就能对付得了的?”周瑜也跟着坐下,满脸懊丧之相,他这会子很心急,因为面对的是桥婉儿的安危。

人一旦心急了,就很难理智地相想出最合理的解决办法。 “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在这儿待着吧,婉儿只是一个弱女子,她如何和一个那样的人物去抗衡?该死的曹操,有什么事就冲我来啊!抓我夫人算什么仁义君子!”温云舒也懂,周瑜越心急,他就越不能头脑发热。 “仁义君子?曹操?他离那仁义二字不知差了多远,哼。

不过,听到婉儿的琴声,我倒是心安了许多。

若是处在危险境地,婉儿弹不出这样的琴声。

可见,曹操那老贼暂时对婉儿是客气的。

可能,在等你……”周瑜一拍大腿,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是啊,他怎么就给忘了,曹操扣押桥婉儿,就是在逼他出现啊。 想必曹操的手信已经送到江东去了,只是他人根本不在江东,所以没看到而已。

“既然如此,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我出现,婉儿就会没事?”周瑜双眼程亮,他急切地想要温云舒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可温云舒却摇摇头,道:“不一定,曹操要的是你留在他身边,所以,你即便出现了,也是没用的,除非,你真的愿意留在这北方,帮他做事。 ”周瑜眉头紧蹙,鼻子里发出一声短促的哼声,“要我跟他?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若抛弃江东留在北方,伯符在天之灵若是知道了,会如何看我?不,我绝对不能留在这儿。 我要冲进去,将婉儿救出来!誓死保护她!我就算是死,也不能将婉儿留在这个老贼身边!”温云舒摸着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这周瑜还是人们口中啧啧称赞的那个周郎吗?为何他觉得现在的周瑜只是个头脑简单的大块头?“公瑾,若是没有万全之策,你觉得你能完好地将婉儿救出来?曹操身边的人又不是傻子瞎子,看不到你。

一根飞箭射过来,直接就没命了你可知晓?”周瑜一拍案台,案台发出一声脆响,他不耐烦地站了起来,“可是,我也不能看着婉儿再里边啊,我恨不得现在就翻墙过去!”桥婉儿的琴声已经渐渐弱了,这让周瑜很心慌……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