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66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时间:2019-05-15 19:46 作者:admin

    判眼修成后,我的目光变得极为犀利,好似刀子一般。   吴友德不敢跟我对视,尴尬一笑,眼神和我错开:“主播,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被邪祟上身,对于自己做的事没有任何印象,我叫来孕妇,让他老婆亲口给他讲述。   自己妻子说的话,可信度当然要比我这个外人高很多。   吴友德听完之后,也是一阵后怕,他战战兢兢的去卧室保险柜里取出一个手提包:“主播,多了我也没有,这十万算是我对你刚才仗义出手的答谢,今天要是没有你,说不定我连梦迪都会伤害,要真是做出那种无法挽回的事情,我还有什么脸面在世上苟活?”  “我救你可不是为了钱,收起来吧。

”我从吴友德妻子口中已经知道他们这几年情况不太好,手里可以动用的资金很少,这十万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   目光一扫,我看到吴友德反复握紧又松开的手掌,还有轻轻颤抖的眼角,知道他也有些心疼。   “钱我一分都不会要,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小忙。

”我收起判眼,目光变得柔和,脸上带着一副笑容。 吴友德乃魁罡贵人命格,刘瞎子又说过魁罡星从今天开始转亮,他未来一片光明,我当然要和他进行利益捆绑。   “什么忙?”吴友德顺势坐下,将装满现金的皮包放在桌子上,不过我留意到,他并未直接将皮包放在茶几中央,而是放在自己身前。   看他这幅样子,估计一开始就不准备将钱给我,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是这样的,我的直播视频泄露了,被别有用心的人放在网络上。

我的直播内容你也是知道的,很多场景不能曝光,所以我想要将那些视频片段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  我这边一说完,吴友德马上就懂了:“我当什么事啊!你放心,这事其实简单的很,不是我跟你吹,当初某个女星出轨,差点都上热搜了,硬是被我们公关团队给按了下来。

这么给你说吧,只要没有同行故意给我们捣乱,三天之内,我保证网上找不到任何关于你直播的视频、照片等等相关信息。 ”  “敞亮。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你准备怎么去做,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不需要。 ”吴友德哈哈一笑:“主播,现在这个时代一切都在飞速更新,新奇、刺激的东西不断冒出,很多时候,人们还没有了解清楚上一件事的缘由,注意力就已经被其他事情吸引走,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

”  他拍了拍胸口:“我们工作室在这方面是业界顶尖,找我你算是找对人了。

”  我跟吴友德聊了很多,知晓了他们这个灰色产业的内幕过后,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老吴或许改名叫“无有德”更加恰当一点,这家伙看起来和善文雅,实际上就是个网络流氓,缺德带冒烟,跟踪、偷拍、炒作,当年大名鼎鼎的艳*门就有这家伙一份功劳,而且更可恶的是,他不仅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用一种炫耀的口吻给我讲述了他这些年经历的“峥嵘”岁月。

  不过这家伙也确实有本事,对于新媒体极为了解,就拿最基本的网络事件营销来说,事件营销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炒作,简简单单一个词语,吴友德硬是研究出了悬念炒作法、落差炒作法、明星炒作法、争议炒作法、内幕炒作法、危机炒作法等十几种方法。   这是一个奇才,把消除直播视频影响这件事交给他来做,再合适不过了。

  聊到最后,我们又回归正题。

  纸先生藏在双面佛头当中的纸片只是纸人面具的一部分,我将那张纸片放在桌子上,用铅笔画出一个轮廓,想要拼合成一整张脸,至少还要三块碎片才行。

  我怀疑除了吴友德之外,还有其他受害者存在,只不过因为命格特殊,暂时他们还没有发现。

  将这个问题告诉吴友德之后,出乎我预料,他直接告诉了我几个名字,这些人都是新沪一等一的大人物。   根据吴友德所说,这些人都接受过纸先生的礼物,其中大部分宅子的风水布局也都是由纸先生亲自设计的。   我告诉吴友德,如果他有时间可以偷偷联系那些人,到时候叫我过去,帮助他们驱邪,既能收获人情,又可以获得其他的残缺纸人面具。

  “纸先生为什么要针对这些命格特殊的人?他是风水师,又不是篡命师。 ”我看着桌子上的纸人面具残片,越看越觉得眼熟:“我接触过的所有人当中,只有阴间秀场的人和锁龙村那些村民佩戴过纸人面具,这面具会不会来自他们两方中的某一方?”  事实上无论纸人面具来自什么地方,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情报,这个纸先生有可能和阴间秀场存在某种联系,更进一步推论,他甚至有可能就是秀场主播。

  “难道他就是陈九歌?”  摇了摇头,我很快排除了这个推测,陈九歌学习的应该是小庄观秘法,造梦秘术所需兑换积分非常多,学习之后,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学习风水什么的了。   整个双佛区都是纸先生规划的,如此庞大的风水阵需要深厚的风水知识才能设计出来,我不认为陈九歌能在兼顾小庄观秘法的同时,精修风水。

  除了陈九歌,双面佛那里就再没有和秀场产生过关联的人。

如此想来,这个纸先生极有可能来自锁龙村,是走阴人的后代。   “那个村子里,不管男女老少,全部姓禄,有机会可以去验证一下。

”将纸人面具残片收好,时间也不早了,目的基本达成,我给吴友德留下自己的电话和几张妙真符箓后就直接离开。

  直播视频泄露这件事交给吴友德处理,樱子在梦境中受的伤,我暂时没有办法医治,还需要等到三天之后。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选择有两个:第一,回医院调查那个刺伤刘瞎子的凶手;第二,接受李静玉的委托,查明李长贵秘书的死因。

  “刺伤刘瞎子那人准备充分,身份神秘,我就算投入大量时间也不一定有用;杀死李长贵秘书的凶手应该是双面佛的人,这场凶杀牵扯着李氏集团和双面佛,介入其中,说不定可以浑水摸鱼,找出双面佛的一些破绽。 经历了深层梦境,我现在对双面佛的好奇更上一个层次。 ”  我站在双佛区和北港区交界口,有些无奈:“总感觉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而我现在竟然纠结该去做什么?”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拿出来一看,打来电话的竟然是冷青玄。   “喂,冷道长,你找我有事?”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庄观那边似乎得到了什么消息,这次他们决定提前出发,预计今天晚上就能到江城。

”冷青玄这人没什么心机,他话中还带着几分为朋友高兴的意思。   “今晚就到?其他同行的道观宗门能同意吗?”道门一向古板,墨守成规,因为一家临时决定而改变行程,怕会引起其他同行者的不满。

  “肯定不同意啊,他们来江城又不是旅行,将面对的可是鬼母!自然要慎重,只不过小庄观那边似乎看到了什么预兆,态度强硬,其他几派也不好多说什么。

”  “能早来就行,青玄兄,这次麻烦你了。 ”我真心向冷青玄道谢,如果能救樱子,他这个人情我一定牢记在心。

  “看你这么客气的份上,我就再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此次小庄观只派出一人,据说是后辈弟子第一人,道法超绝,极为擅长梦境,你那朋友有很大的希望被救治。

”电话那边传来冷青玄善意的笑声。   “后辈弟子?敢问那位道长我该如何称呼?”  “他叫陈九歌,道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