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健身江湖末日狂欢:80%活不过1年 倒闭、跑路前依旧疯狂卖卡

时间:2019-07-12 21:20 作者:admin

健身江湖末日狂欢:80%活不过1年 倒闭、跑路前依旧疯狂卖卡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器械齐全、条件一流,新钜惠,买一年送一年。

”  当你还在犹豫,是否要对自己狠点,去健身房挥汗如雨时,铡刀已经举起。   你不会知道,销售向你兜售年卡时,创始人已欠款12亿跑路、门店全面倒闭!  你不会知道,办完上万元的年卡后,你将无处,也不能退钱!  你更不会知道,全国各地,上千万健身房会员,过亿会员费,正在被围猎。   近年来,共享单车、共享汽车、无人超市、无人货架,无数新生事物涌入城市。

这些速成品的结局,往往一地鸡毛、惨之又惨。   健身房和它们不一样,从兴起到全民追捧,尽管其乱象丛生、卷款跑路的问题屡见不鲜,但群众健身的热情,从没被吓软过。

  2017年,上海奥森健身40家门店接连关门,高层失联。 10几万会员、多达几千万的会员费,上千名员工,被一卷而空。

  2019年,北京浩沙健身接连倒闭,会员不能锻炼,也不能退钱,创始人被曝欠款12亿跑路。

  情况如出一辙:上千万会员费、货款、员工工资被拖欠。

  健身房团操课被取消,甚至断水、断电;泳池不但不让游,而且没人维护,直至泛绿并发出恶臭。

  上千会员、几万元的年卡,不能退钱、不能转店,只能认栽。

  过往岁月里,全国每个城市每一年,都在上演相同的套路,相同的倒闭。

  直到这种悲剧,发生在国内最早的连锁身上时,健身房的谎言,开始破灭!  壹  健身健美理念最早出现在欧美,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健身理念萌发。

  2001年,申奥成功,举国沸腾,国人开始迷恋健身。

此后,健身在中国快速发展,势不可挡。

  这股热情,一热就是20年。

  来看组数据:2008年,北京奥运召开时,中国健身俱乐部只有2700多家;2018年,已经高达46000多家,10年暴增10多倍。   开个健身房,一度成为金光闪闪的生意。   当然,健身房老板们,图的不是少年强则国强,他们图的是这份。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开健身房门槛低、来钱快,早期行业毛可达40%。   显而易见的暴利,吸引无数人下场弄潮。

而进来的人多了,钱也就难挣了。

  同质化严重、盈利单一的难题,逼的健身房老板们绞尽脑汁,最终想出疯狂的办法:卖更多的卡,开更多的店。   大部分传统健身房,主要靠年费盈利,然后进入“开店—发卡—倒闭—再开店—再发卡”的轮回。

  能说会道的销售,加上多办多优惠的诱惑,很多想健身塑形的年轻人,脑袋一热就办了卡,然后就没然后了。   而健身房就爽了,年卡卖到1年,甚至3年、5年后,收钱之快,堪称预售中的战斗机。   他们不想店能开多久,也不想有多好,只想最快速度回本、捞钱。   但开店不是一本万利,、租金、水电,器械,无一不是,稍有不慎,资金链就会断裂,走向倒闭。   套路再深,也有玩完之时。

随着行业饱和,扩展会员变得无比艰难:城市里的韭菜就那么多,一茬茬割完,游戏也就无以为继。   2011年开始,全国健身房数量骤降,大量健身房倒闭;2013年,中国健身房总数5000多家,80%处于维持或。   眼看凉凉,健身房们再出昏招:拼命降价,你年卡4000元,我就2988,你一降,我再降;为了拉客,甚至推出买一年送一年的服务。   很明显,这种恶意竞争,拉着健身行业走向畸形。   当他们顶着高额成本,低价拉客时,就注定了倒闭大潮的到来。   贰  只想收钱的健身房,最致命的就是,忽略了复购率。   在健身江湖,除了办卡,卖课也是盈利大头。 对教练们而言,会上课不算优秀,会卖课才是王道。

  所谓的资深教练、持证私教,销售能力远大于业务能力。

  在畸形的环境中,教练和销售的边界变得模糊。 卖不了课的教练,要么惩罚,要么被逼走。   毫无疑问,用户面对只顾卖卡、卖课,却忽视的健身房,最大的还击就是不复购了。

  被你坑一次,还会傻到再有第二次?  没有新韭菜,也没人复购后,大量健身房彻底凉凉:数据显示,2018年80%的健身房活不过12个月。   于是,历经一轮轮恶意竞争,用户一次次失望后,倒闭大潮开始来临。   2015年,安徽合肥金仕堡健身会所接连关停,大量会员卡被作废,教练欠薪未发;  2016年,因为资金链断裂付不起租金,上海唤潮健身房关店;  2019年5月,山西太原酷跑健身房大搞会员酬宾,700多会员续卡,6月份便关店不再营业。

  当然,倒闭即是跑路,大部分的会员卡只能作废,维权之路漫长而艰难。

  曾经卖力叫卖的优惠年卡,变成明目张胆的圈钱。

  谈到圈钱,还有更恶劣的手段:临时租赁一层楼,放进些器材,打着开业预售的名号,低价卖卡收钱,然后迅速跑路。

  风声过后,换个城区、换成城市,继续收割。

恶劣程度,无人能敌。   人心惶惶之下,很多人为了安全起见,只选择连锁大品牌。   但上海奥森,北京浩沙的倒下,让最后一寸阵地,也覆灭了。

  叁  在健身界,浩沙是老兵级的存在,它是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之一。

  1999年,服装制造出身的施洪流兄弟,用和的方式,在北京创办浩沙健身,进军健身俱乐部。   此后,浩沙赶上多次行业红利,从北京到全国各地,大肆扩张,一度坐拥全国160多家门店、数十万会员。   辉煌时的浩沙,单月总门店营业额能达上亿元。   20年过去,一切面目全非。

关店、欠薪、投诉,创始人欠款12亿跑路。

。 。 。 种种迹象,预示着浩沙的衰亡。

  2019年,浩沙健身在北京的多家门店,被迫关停。   倒闭前夕,多家门店取消团操课、断水、断电;泳池不但不让游,而且没人维护,直至泛绿并发出恶臭。   尽管溃败至此,浩沙不但不告知消费者,其销售还在卖命五年卡、十年卡,上演末日前的疯狂敛财。   目前,浩沙北京40多家门店中,至少有10多家已经倒闭。

残存的门店,还出现拖欠员工、供应商账款的情况,堪称一夜崩塌。   在这场关店大潮中,最惨的是交费办卡的会员们。

  门店关闭后,会员卡内的年费不能退,也不能转店,只能认栽。 多家门店、上千会员被坑,损失最多的超过5万元。   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就此步入风雨飘摇的末世。   事实上,在2018年,浩沙发生过更大的危机。

  去年6月29日,浩沙健身母公司“”遭大举抛售,股价闪崩,半小时内86%,30亿港元瞬间蒸发。   惊天闪崩后,连年亏损的,加速坠落。   在股市,浩沙被机构斥责涉嫌哄抬股价、欺诈;去年11月开始,浩沙全国各地门店陆续出现关停。   2019年5月,董事长施洪流兄弟,被泉州法院列入失信名单,原因是欠款高达12亿元。

  至今,浩沙健身官网已经打不开,总部人去楼空。

港股的浩沙国际,也从去年至今,沦为无人问津的仙股。   属于施洪流兄弟的开店时代,宣告落幕。 属于中国健身房野蛮生长的时代,也走向终结。   未来,只顾卖卡卖课,不顾用户体验的健身房,不管小作坊,还是大品牌,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关停、倒闭,退出历史舞台。

  这也是涉嫌兜售会员卡的美容美发、餐饮等行业,所将面临的问题。

  请铭记,任何一个行业,不能从用户处出发,提供,终将被无情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