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70章 十方炼鬼大阵

时间:2019-05-15 21:18 作者:admin

    七名三阴宗弟子分三个方向离开,我稍一思索就朝着那两个中立的弟子追去。   蛇千太狡猾,另一边四人联合,容易打草惊蛇,该怎么选其实很简单,柿子当然要捡软的捏。

  道观内部很大,别院众多,有江家资助,三阴宗的宗门要比青土观好出太多。   进入其中后,阴气变得更加浓郁,死气沉沉,隐隐还能闻到一股中药的味道。   那两个弟子应该只是外围弟子,他们居住的地方也在道观外围。   三阴宗遭逢大难,真传弟子没剩下几个,我只要小心点完全有可能将他们逐个击破。

  一路尾行,我小心谨慎并没有被人发现。   这里是三阴宗老巢,他们盘踞江城十几年,积威已久,从来没有人敢登门破坏,所以难免大意,疏于防范。   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我就找到了那两名外围弟子的住所,木门半关,站在旁边,还能听到他们的交谈。

  “蛇公留下的续命之法失败了,咱们这一脉没了腾蛇,已经是名存实亡,咱俩还是早作打算为好。 ”其中一人唉声叹气:“听说宗门之前围杀一位篡命师失败,我一开始不知道篡命师是什么,后来查了好多典籍后才清楚篡命师的恐怖。

他们比邪修还疯狂,逆天行事,无法无天,咱们招惹了他,对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  “想那么多干嘛?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另一人无所谓的躺在床上:“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你还是没看明白,就刚才腾蛇续命那事,明摆着是江源在里面搞破坏,宗门传承百年的续命之法怎么可能到了蛇千这就不灵验了?”  “腾蛇一死,我们蛇公一脉实力大减,很多术法都不能使用,他这是自毁长城啊!”  “江源来自俗世,资质很差,但是擅长精打细算。

腾蛇死亡,对他影响不大,反正他本身实力很差。

但是对蛇千来说确实致命的,没有蛇灵承认,他就永远不能继任蛇公,三位宗主缺少一位,宗门大阵也就无法发挥全部威力,他们江家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进入三阴宗内部,甚至一些禁地也可以随意进出。 ”  “当初我们扶持江家,以为是豢养一只羊,谁知道会是引来了一头狼。 ”那人叹了口气,“这些年宗门上上下下,没少收江家的好处,现在咱们的好日子估计要到头了。 ”  屋内两人还在交谈,我等到两人全部入定后才准备动手。   唤出欲鬼、秽鬼,还有王师,留下王师在门口放哨,我手抓紧门板,一点点向内推动。

  屋内两人毫无察觉,等门板推开到足够我进入时,其中一人才眼皮跳动,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我当机立断,直接动手,自己冲向靠近房门的那一个道士,驱使欲鬼、秽鬼对另外一个道士发起进攻。   突进,捂住他的口鼻,勒住脖颈,锁住喉咙。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靠近房门的那个道士直到我已经勒住他脖子时,才刚刚睁开眼睛。   “你们刚才好像在讨论篡命师,看来你们也是知情者了。 ”我是篡命成功这件事决不能让那些正派修士知道,否则他们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对我进行追杀,到时候我估计也要和双面佛一样,只能躲在暗处,再也无法在阳光下用高健的身份生活。

  手臂肌肉隆起,这些三阴宗修士邪术诡异难缠,但是身体却并不强壮,常年呆在阴煞汇集之地,他们气血筋脉大多都被阴气侵蚀,体力很差,近身格斗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手臂交错,“咔擦”一声脆响,骨骼断裂,那道士的脑袋软软的耷拉下去。   放倒这个道士之后,我没有任何停顿,利剑般冲向第二个邪修,在他叫喊之前,先死死捂住他的嘴巴。

  欲鬼、秽鬼在阴气大阵之中得到增强,鬼体几乎凝为实质,一左一右制住邪修,我将其按在床板上,招呼王师进来,悄悄关上房门后,这才松了口气。   整个伏击过程不超过五秒钟,鬼道双修,再加上肾窍、肝窍打开,我的身体素质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超过普通人太多了。

  “你最好老实点,不要挣扎,我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是有备而来,如果你识相,或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命。

”我一手捂住邪修的嘴巴,一手反锁他的手臂:“懂了吗?”  修邪之人,脾气大多古怪,此人也不例外,他并未搭理我,直接闭上了双眼。

  “有脾气,如果是以前说不定我还会多跟你废话几句。 ”经历了那么多,我早已把仁慈和善良埋在了心底,对于敌人其实根本不需要同情。   我扣住邪修的一根手指,看着他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捂紧他的嘴巴,猛然用力,将那根手指生生掰断!  “现在你懂了吗?”我又扣住了他的第二根手指  邪修呜呜咽咽,疯狂点头,我这才松手:“刚才我听你们说宗门大阵无法正常运转,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点着头,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   “我可以让你张嘴说话,也可以饶你一命,但希望你不要做傻事,如果引来了其他人,我一定会杀了你。

”慢慢松手,邪修这次十分老实,并未呼救,他靠在床边,抓着被掰断的手指,大口喘气。   “说吧,告诉我三阴宗现在还有多少人?宗门大阵能发挥出几成威力?”  “没有几个人了,孟婆一脉唯一的传人,当代孟婆重伤垂死,已经被江家接送到其他城市救治,不在宗门内。

鬼婴一脉包括宗主在内只剩下三人,他们宗主手臂尽断,不过现在就属他辈分最高,所以暂时由他总领宗门内部事物。 蛇公一脉,树倒猢狲散,除去外派执行任务的弟子,只剩下八人,其中实力最强的是大师兄蛇千,对了,他身上也有伤。 ”  邪修交代很彻底,我还算满意:“说说宗门大阵吧,我对这个很感兴趣。 ”  江源之所以敢这么放肆就是因为宗门大阵无法正常使用,所以我对这阵法有些好奇。

  “护宗之阵,是一派根基,如果我说了,你要对天发誓绕我一命。 ”  邪修跟我谈起了条件,我嘴角上扬:“好,我发誓。

”  “我们三阴宗建立在恨山的阴脉源头之上,四面环山,虽有活水环绕,但是只进不出,这地形叫做葬龙坑。

依托这个地形,我们宗门历经数十年时间,不断完善、修改,终于布置出了一种鬼修里极为少见的十重变化大阵。 此阵名为十方炼鬼大阵,以恨山阴脉源头为阵眼,以数百冤死鬼魂为阵旗,使用了一千七百七十七张鬼符才布置成功,聚纳阴气,孕养鬼魂,退可形成屏障封锁全宗,进可抽调恨山阴脉源头内的阴气,化为无匹攻势,正因为有此阵存在,我们才能高枕无忧隐藏于江城幕后,不担心被正道讨伐。 ”  提到宗门大阵,邪修面色稍缓:“不过想要运转大阵,至少要有一位宗主全力以赴才行,现在宗门内部三位宗主,一死两重伤,谁也没有能力操纵大阵,这才导致外人能够随意进出。

”  “原来如此。

”我现在才明白松林里那些吊死鬼为何不对我进行攻击,原来大阵并未运转。

  “好了,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现在你能放我离开吗?”邪修捂着手指,恳求道。   “当然,不过你现在还不能离开这屋子。 ”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样吧,你转过去,让我绑住你的双手。 ”  他犹豫片刻,慢慢转身,我盯着他的后背,伸出双手用尽全力勒住了他的脖颈。

  “明知道我是篡命师,你还让我对天发誓?”  等他的身体失去生机滑落在地,我掀开他的道袍,几张驱使小鬼通风报信的鬼符从他的袖子口掉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