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6章 死人拦车(下)

时间:2019-05-15 20:38 作者:admin

  烫发女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并非是她良心发现。

  使用阴间秀场手机摄像功能,全车只有我和直播间里的人能够看到。   一个长发下垂,外衣红艳如血的女人从烫发女身后的座位站起,两只手揉搓着烫发女的脸,沾染血污的黑发慢慢缠住烫发女脖颈。

  这个曾在梦中出现的红衣女人,一直都没有离开,她一直都跟在烫发女身后。   事情的前因后果,我终于理清,烫发女诬陷原配杨柔在外偷人,然后小三上位和李子健勾搭在一起。

  原配杨柔心中委屈,挺着大肚子一个人到医院检查,结果刚出小区门就跟14路公交相撞。   满腹委屈化作滔天怨念,仇恨让她死后依旧停留在人间,附着到14路这班本就不祥的汽车上。   深夜给烫发女打电话,让她去打掉孩子,以及刚才视频中的一切都是杨柔化作的厉鬼在作怪。

  “怪不得梦中红衣女紧贴着张蓉,无论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原来是因为无法化解的怨恨。

”  仔细回想,红衣女鬼的衣服极为宽松,我在梦中第一次看到还以为她是披着一件红色外套。 其实那是一件染血的孕妇裙,只不过未出生的孩子已经死去,所以才显得宽松。

  菜篮中的婴儿抱住烫发女的腿往她身上爬,她双眼外凸充满惊恐,脖子不断被拉长,她的头就像是插在地里的萝卜正被人用力拔起。   “救……命……救救……我。 ”烫发女命悬一线,厉鬼似乎是在故意折磨,所以才把死亡的过程放缓。

  我坐在位置上,透过手机将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烫发女的呼救就响在耳边,但我并不准备出手相救:“自作孽不可活。 ”  不管是袁峰也好,烫发女也罢,两人被鬼盯上,都是罪有应得。

  无意间救下袁峰,我还可以等天亮用法律来制裁他。   但张蓉的情况却不一样,她本身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最多会受到舆论谴责,并不会对她的生活造成影响,她依旧可以开开心心和李子健一起挥霍原配杨柔的保险理赔。   世间有些公道无法主持,也不会被更多人知道,如果烫发女的死能够平息厉鬼的怒火,这在我看来是公平的。

  “阿姨,你……”依依刚一开口,就被我制止,作为一个在社会中摸爬滚打过的人,我清楚的知道,这时候应该明哲保身,不要去触碰厉鬼的霉头。   但实际情况还是跟我的预想出现偏差,那三个喝醉酒的工人还有袁峰都走了过来。

  烫发女模样太古怪,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救……救我……”  四个大男人围在一起,阳气旺盛,红衣女鬼的动作变得迟缓。

  “这妞怎么回事?犯病了?”  “呼吸不畅,是不是哮喘?城里雾霾大,他们老多人得这病。 ”  “你俩青瓜蛋子懂个屁,都闪开!”王春富喝的也是晕晕乎乎,他看着张蓉惶恐的眼神:“嘿嘿,这时候要胸部按压,人工呼吸,滚一边去,保持空气通常。 ”  他真是色迷心窍,我不忍看闹剧发生,但又不好出声打断,因为我还没有判断出这三个人的身份。   “都给我学着点,这是急救常识。

”王春富说的有板有眼,但脸上的表情却下流龌龊。   他撕开张蓉领口,一边按压,一边装模作样的吸了一口气,而后低头呼进张蓉口中。   “妹子,感觉好点了吗?”  阳气度入身体,张蓉感觉到几分暖意,脖子上的黑发也松了几分,她连连点头:“救我,救我。

”  “好的!我这人就是心软,不会见死不救!”  王春富又是几口下去,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本来酒后泛红的脸萦绕上了一丝灰白色死气。

  “富哥,让我俩也来帮帮忙呗。 ”  “行行行,你们来,手往下按的时候一定要用力。

”  三人相视一笑,也不言语,轮流进行。   建邦和建业俩大小伙子阳气比王春富还旺,从阴间秀场的手机来看,红衣厉鬼头发缠绕在四人身上,但是四人平分了怨念,一时半会都没有性命之忧。   14路公交车缓缓前行,车上发生的一切似乎都跟司机无关,他只管开车。

  在经过一大片荒芜破败的玫瑰园后,一个巨大的招商引资广告牌出现,接着车内广播响起。

  “叮咚!花园小区到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下车请走好。 ”  杨柔出车祸的地方就是花园小区,按照大妈和纺织厂女工当时的情况看,车上厉鬼必须在自己死亡之地下车,也就说,红衣厉鬼要在这一站下车了。   “这张蓉运气不错,让她侥幸逃得一命。

”  公交车前后门打开,我从手机中密切注视红衣厉鬼动向,她没办法一下杀死四个人,血衣翻动,黑发如海浪般卷起。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本来趴在张蓉身上的婴儿皮肤变暗,掉回菜篮子里。 紧接着就像变魔术一样,一只双眼被挖的白猫从菜篮子里跳出,飞也似逃下车。   前门无人上车,司机拉动手杆,准备启动。

  “车辆起步,请坐稳扶好……下一站断望楼。

”  车内广播传来,前门也已经关闭,但是车后门却只关了一半,似乎有什么东西卡在中间。   “司机,后门坏了!”袁峰在后车门敲敲打打,司机回头看了一下,但他似乎不敢离开驾驶位,只是低声说了一句:“可能是机械故障,你用手拉两下试试?”  “什么破烂车?”袁峰起身对着门踹了几脚,然后用蛮力把门关上:“行了,开吧!”  看到他的这些举动,我额头直冒冷汗,整辆车里只有我清楚后门为什么关不上。   不是因为机械故障,而是那个红衣厉鬼卡住车门,她想杀的人还没有杀死,怨气难平。

  我在直播间里看的很清楚,那个厉鬼最后是被袁峰强行赶到车外,而且她还没有走远,黑发遮挡的脸紧紧贴着车门上的玻璃,脑袋不断撞击车门。

  汽车重新发动,我本以为这一站可以就此平安度过,但没想到真正恐怖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还没有出站,14路公交车就又停了下来。

  一车乘客纷纷疑惑:“怎么不开了?快走啊!”  司机哆哆嗦嗦的从驾驶位上站起,苍白着脸看向车外。

  “怎么了?”我有些着急,毕竟距离终点站已经很近了,起身跑到前门一看,也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在14路公交车前轮几厘米的地方躺着一个孕妇!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孕妇的尸体,米黄色孕妇裙被鲜血染红,一双眼睛死不瞑目,睁得圆滚滚斜看向车内。   “老天啊!你撞着人了!”三个醉酒工人看到躺在地上的尸体,酒终于被吓醒。   那个烫发女更是只看了一眼,就尖叫着跑到车尾,“杨柔!不是我害死你的!不管我的事!不管我的事!”  “这也不是我撞的!刚才离得远模模糊糊只看见个黑影,我还以为是木头,开近一看才知道是个人!”司机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一边擦汗一边解释。

  袁峰、司机和三个工人站在车头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没了主意。   “脸部肿胀充血,死亡时间应该在几个小时以前。

”我拿着手机对司机说道:“不要慌,能不能绕过她先把车开出去。

”  “离得太近了,这辆旧车起步会往前滑,只要一开肯定碾到尸体。

”司机不断搓手,我这才发现他掌心全是汗:“而且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们……”  司机吞吞吐吐:“开这辆车的老师傅告诉我,千万不要在一个站点停靠时间超过五分钟,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  “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和袁峰异口同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师傅是昨天夜里临死前给我打的电话……”说到这,司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不好办了。

”我皱眉看向车外,汽车每一站最多停5分钟,但现在死人拦路,肯定是无法发车。

  “你们赶紧想个办法呀,都已经过去四分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