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58章 一个人的战争(下)

时间:2019-05-15 18:18 作者:admin

    “陈老为什么会让我入梦?我之前并不认识他,但是他却好像认识我?那他的身份是什么?他属于哪一方势力?”三阴宗已经被打残没有这个能力,背叛者在梦境中,除了夏驰根本没人能出来。 这样排除下去,唯一的可能就是双面佛!  他想要让我入梦,是因为和背叛者之间有合作,相互利用。

  在除掉我这个障碍的同时,也能卖给背叛者们一个人情,一举两得,这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手段,实在让人胆寒。

  仔细想想,其实陈老和双面佛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孤儿院是最容易筛选出特殊命格孩童,并且从小秘密培养的地方。   而且不管是双佛区,还是天堂口,都存在大量的残障人士,天道有缺,损有余而补不足。 天道冥冥中给予那些残障人士的气运,有可能都被双面佛窃取。   还有一点则是时间,天堂口是二十年前创办的,双面佛关于八字神煞的布局,也是从二十年前开始的。

  两者之间有太多的巧合了。   我一言不发坐在病床上,看着人群中有几分超然的陈老,心底浮现出一个想法:“他会不会就是双面佛?那个非僧非道之人?”  医生给叶冰检查完身体后就离开了,陈老和楚门在做过简单的询问笔录后也被赵斌他们请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昏迷的叶冰。

  “如果说陈老就是双面佛,骗我入梦是他和背叛者交易的一部分,那门外的凶手应该就不是他的人,不是背叛者和双面佛的人,那会是谁?还有谁想要我死?”能找到这么好的时机,说明凶手对我非常了解,而且具有丰富的作案经验,再结合刘瞎子身上的刀伤,对方有可能是个职业杀手。

  “难道是其他秀场主播对我动手了?”我细细思量,又产生了一个想法:“会不会是铁凝香?”  当铁凝香三个字从我脑海中浮现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自己在绝望街区的遭遇:“她难道是秀场的人?不应该,那只是一个梦境罢了。 ”  我打心底不愿怀疑铁凝香,可分析过后,我有了惊人的发现。   反向思维,铁凝香是刑警,具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她似乎也有作案的时间和作案的能力。

在警校时,铁凝香的近身格斗连教官都赞不绝口。   “会是她吗?”  到了中午,赵斌告诉我刘瞎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他领着我前往另外一间病室。   一进门,我就看到刘瞎子干瘦如麻杆的身体上缠着一条条绷带。   他脸色不太好看,愁眉不展,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   “老刘,我来看你了。

”我和赵斌一起走进病房,我还没靠近刘瞎子,只是隔着老远喊了一嗓子。

  病床上的刘瞎子听到我的声音,却好像炸了毛的猫一样,连忙朝我摆手:“站那!别过来!你现在玄黄颠倒、半只脚都迈入棺材里了,神鬼避让,我可不敢再跟你接触。 ”  停在病房门口,我多少有些尴尬,但也知道刘瞎子说的估计也是实情,干脆远远站在门口问道:“你为什么会倒在特护病房门外?大晚上的你来医院干什么?”  “干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大祸害!我把传家宝都给你了,你就一声不吭给我玩消失?”刘瞎子气的吹胡子瞪眼,也不怕会不会扯到肚子上的刀伤,硬是弯腰从身后抽出一条满是裂痕,快要折断的扁担。   “我这是祖上传下来镇压族运的宝贝,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刘瞎子是真的生气了,从他的呵斥中,我也渐渐明白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篡命过后重伤垂死,住进医院,随身携带的物品,包括祖传扁担在内都寄存在医院里,后来又被陈老邀请进入叶冰梦境,事情一大堆,所以一直没给刘瞎子打电话,扁担也自然没有还给他。

  这段时间刘瞎子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都无人接听,担心我出事,昨天晚上他又给我算了一卦,结果十死无生的卦象,让刘瞎子慌了神。

  他多方打听才知道我住在这医院里,连夜赶来,本想着取了扁担就走,但是却意外发现医院内有邪祟出没,所以他就一路追查,最后意外撞破了凶手的计划。   “遇见你,我才算真的明白修行之路是何其艰难,什么趋吉避凶,根本不存在的!”刘瞎子嘴上这么说,但我也能听出他的一丝担忧,江城很大,人口百万,而我的朋友却很少,刘瞎子可以算其中之一。   “老刘,先不说我,你详细说说昨天晚上的场景,刺伤你的凶手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刘瞎子是唯一的目击者,他的证言至关重要。

  “昨天我来取扁担,医院方面死活不同意,说代管物品要得到本人同意才能领走,我就想去病房找你,结果又被人拦住,说特护病房不能靠近,我只好在医院大厅等你。 ”刘瞎子挺了挺腰,死活不承认自己来是为了帮我,只是不断强调为了扁担:“到了后半夜,医院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我察觉有脏东西出来活动,就追了过去,结果正好看到你所在的病房外面站着一个黑影。 ”  “他就是凶手?”  “嗯,那黑影就站在你们病室外面,一动不动隔着窗户看着里面。

当时那个情况很诡异,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灯也没亮,就他一个人好像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

我觉得不对,就拿着符准备去看看,然后对方就没有任何征兆的跟我动手了。 ”刘瞎子指着肚子上的刀伤:“他应该会道术,但是对付我却表现的跟普通人一样,可能怕暴露吧。

”  “你这太笼统了,有没有更细致一点的信息。

”我不断询问,想要知道答案。   “天太黑看不清,我就知道那是个男人,个子一米八左右,反正比我高。

”  问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从刘瞎子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我和铁凝香他们只好暂时离开。

  “受害者腹部伤口是利器贯穿伤,但是我们排查医院并没有找到可以割出这种伤口的凶器,后来我又调取了监控,很不可思议,在案发时段,多处监控探头失灵。 ”铁凝香走在前面,说着一夜调查的结果,我跟在后面并未认真听,只是盯着她的后颈。   隔着垂落的发丝,依稀能看到光滑白净的皮肤,那里什么都没有。

  “你先回去养伤吧,等案件有进展,我再去找你。 ”铁凝香说完,就带着赵斌他们离开,我则一个人回到最开始住的病房。   ……  推开病房门,冯明龙还未起床,我也不想吵到他,默默整理自己的东西,准备出院。   身上虽然还有多处伤口没有愈合,但是肝窍打开后,我的恢复能力已经是正常人的五六倍,这点伤势并不算十分严重,用不着再在医院里耗着了。   去医院物品寄存那里取回自己的东西,我在病室中穿好,临走时扫了一眼病室。   冯明龙还在熟睡,他的拖鞋随便扔在床下,鞋尖对准床铺。   “鞋尖对着床铺?”  医院病床不高,病人因为身体有伤,行动不便的原因,正常上床的方法是直接坐在床上,这个时候鞋尖应该朝向床外的。

  我拿起冯明龙的拖鞋,看向鞋底,下面还沾有细小的泥粒和草籽。   “他昨天离开过医院?”我将拖鞋放回原处,看着依旧在熟睡的冯明龙,没有多说什么,轻轻开门,离开了医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