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闻黄鹂·倦闻子规朝暮声翻译赏析

时间:2019-07-16 09:59 作者:admin

闻黄鹂·倦闻子规朝暮声翻译赏析

【古籍】  《闻黄鹂·倦闻子规朝暮声》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柳宗元。 其古诗全文如下:  倦闻子规朝暮声,不意忽有黄鹂鸣。   一声梦断楚江曲,满眼故园春意生。

  目极千里无山河,麦芒际天摇清波。   王畿优本少赋役,务闲酒熟饶经过。   此时晴烟最深处,舍南巷北遥相语。

  翻日迥度昆明飞,凌风邪看细柳翥。   我今误落千万山,身同伧人不思还。

  乡禽何事亦来此,令我生心忆桑梓。

  闭声回翅归务速,西林紫椹行当熟。

  【前言】  《闻黄鹂》此诗是柳宗元抒发离乡之愁、贬谪之苦的代表作。

诗人因闻黄鹂鸣叫,引起乡思,反映久遭贬谪的抑郁和渴望还乡的心情。

诗人谪居永州已经十个年头,度日如年,曾作《囚山赋》说:“谁使吾山之囚吾兮滔滔!”这种囚徒生活,使诗人深感抑郁与悲苦,然而朝廷有明令:“王叔文之党坐谪官员,凡十年不量移。

执政而怜其才欲渐进之者,悉召至京。

”十年将到,诗人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此诗就是这种心境的真实写照。

  【注释】  ⑴黄鹂:即黄莺,亦名仓庚、搏黍、黄鸟,羽毛黄色,从眼边到头后部有黑色斑纹,鸣声悦耳。

  ⑵子规:即杜鹃,又名布谷、杜宇、鹈鴂,初夏时啼声昼夜不断,其声凄楚。

  ⑶一声梦断:言黄鹂的一声鸣叫把梦惊醒。 楚江曲:指永州湘江之滨。 故园:指长安。

春意生:春天欣欣向荣的景象。

  ⑷无山河:谓秦中平原没有高山大河。 际天:连天,一望无际。 青波:指麦浪。   ⑸王畿(jī基):京郊,古称靠近京城的周围。 优本:优待农民。 务闲:指农忙过后稍稍清闲的时候。 饶经过:颇有情谊的频繁来往。   ⑹晴烟:指炊烟,有人家居住的地方。   ⑺昆明:昆明池,在长安西南。 据《汉书·武帝纪》,武帝为习水战,于长安西南凿昆明池,周围四十里。 细柳:地名,即细柳聚,又称柳市,在昆明池之南。

汉文帝时,周亚夫曾屯兵于此,以备匈奴。

翥(zhǔ驻):飞举。 宋之问《度大庾岭》诗:“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 ”  ⑻伧(cáng仓):韩醇注:“楚人别种。

”不思还:不想还乡。

  ⑼乡禽:指在家乡常能见到的子规、黄鹂。

生心:产生思念之心。 桑梓:家乡。 《诗经·小弁》:“维桑与梓,必恭敬止。 ”朱《传》:“桑梓,二木,古者五亩之宅,树之墙下,以遗子孙,给蚕食,具器用。 ”后以桑梓为家乡的代称。   ⑽闭声:停止鸣叫。 回翅:张开翅膀往回飞。

务速:一定要快。

西林:柳宗元在长安城西有祖遗田产,有果树数百株,西林指此。

椹(shèn臻):同“葚”,桑树结的果实,成熟后色紫,故日紫椹。

行:即将。   【翻译】  听厌了杜鹃朝朝暮暮的啼叫,不料忽然间传来了黄鹂的鸣唱。 熟悉的叫声打断了我在湘江边上的睡梦,满眼显现出故乡生机盎然的景象。 那里放眼千里看不到高山大河,与长天相连翻滚着青青麦浪。

京都地区优待农民少征赋役,乡邻们在农忙过后、酒酿成熟频繁来往。 在那炊烟袅袅巷道深深的村舍里,村南巷北的人们远远地打着招呼互话短长。 黄鹂翻飞在阳光下高高地横过昆明池,又迎着风斜看着细柳展翅飞翔。 我如今跌落在家乡的千山万水之外,就像楚地客家人那样不再返家回乡。 你这故乡的鸟儿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使我心里不禁思念起遥远的家乡。 停止鸣叫调转翅膀快快往回飞吧,你爱吃的西林紫桑就要飘出成熟的果香。

  【鉴赏】  诗一开篇以杜鹃啼血的典故,实写久不量移的悲苦。

“子规”就是杜鹃,又称之为“杜魄”,相传为古蜀帝杜宇所变,日夜悲啼,叫声似“不得归去”,直叫得眼睛出血,是历来诗文中悲苦的象征。

武元衡《送柳侍御裴起居》诗说:“望乡台上秦人去,学射山中杜魄哀。

”诗人取白居易“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琵琶行》)的诗意开篇,一个“倦”字点明悲苦之久,“不意”的喜悦可想而知。   诗人闻“乡禽”黄鹂的叫声而思念故乡,展开想象的翅膀飞越时空关隘,以优美的语言、眷恋的情怀,向读者描绘了一幅鲜活有趣、令人向往的故园乡土风情画。

故园长安既是诗人的出生、成长之地,也是诗人建功立业、实现平生抱负的希望所在。

在迭经变故、风雨如晦的日子里,诗人无时无刻不在渴望朝廷恩赦,祈盼擢用,于是,家乡变成了作者魂牵梦绕的精神寄托。 由此,诗人不惜浓墨重彩,礼赞了日思夜想的家乡,如痴者之喃,梦者之呓,亦真亦幻,如歌如画。

春天的故园,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故乡土地平阔,产出丰富,人情醇厚,生活恬愉,连鸟儿在曾经显出卓著功绩的昆明湖、细柳营上空自由自在地飞翔。 现实是严酷无情的,复出的机会日益渺茫,使作者心灰意冷,徒生伤悲。

  诗句着力刻画故乡风物,字里行间既蕴涵着往日“翻日迥度昆明飞,凌风斜看细柳翥”的惬意和欢愉,又弥漫着“我今误落千万山,身同伧人不思还”的悲苦和忧伤。

结尾以拟人的手法,借问黄鹂“乡禽何事亦来此,令我心生忆桑梓”,嘱咐黄鹂速归,将作者戚苦、郁闷、无助、不平而又不甘放弃的情绪宣泄得淋漓尽致。

  此诗创作于诗人离开永州的前一年。

作品显示,作者对现实既失意迷惘,同时对复出抱有强烈的追求和幻想,一颗赤子之心始终在逆境中顽强地跳动。 所以语言未失活泼,风格依然俊朗,在意境上有喜有悲,大起大落。 全诗以黄鹂一脉贯通,寓意高远,气韵流畅,开合自如,大气泱泱,读后令人如临其境,如闻其声,扼腕生情,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