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诗鬼李贺写“天若有情天亦老”,唐朝没人能接上,宋朝才现下半句

时间:2019-06-28 08:56 作者:admin

	诗鬼李贺写“天若有情天亦老”,唐朝没人能接上,宋朝才现下半句

众所周知,唐朝是继隋朝之后又一个大一统中原王朝,自唐高祖李渊创世开国以来,历经二十一代君王(享国289年),成为中国历史上统一时间最长,国力最强盛的朝代之一。 由于唐朝早期经过数位励精图治的帝王大力发展,其疆域空前辽阔,为后来盛唐的出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唐玄宗继位后,唐朝终于迎来了万邦来朝的盛世场景,而开元盛世的局面也使得中国的世界地位显赫一时。

经济繁荣,国力强盛,自然就促进了文化的空前繁荣。 尤其是盛唐是一个盛产锦绣华章的年代,冠绝古今的唐诗,一直被世人传送。 人们张口可颂李白,闭口能背杜甫,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然而,在唐代灿烂的诗歌长河里,闪耀着的不仅只有诗仙、诗圣,还有一个有着波涛诡谲诗风的诗鬼李贺。

作为年少成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李贺才华横溢佳作辈出,其成就甚至可与李杜齐名。

比如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佳句“天若有情天亦老”,就是出自诗鬼李贺之手,而且这句诗出现之后,唐朝诗人居然没人能接下句,直到200年后的宋朝,才由一个酒鬼诗人接了下半句。 李贺字长吉,生于安史之乱后的唐德宗时期(中唐),家居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阳宜阳县),是一个破落的贵族之家。 原本大诗人李贺家是地道的名门望族,其远祖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叔父李亮(大郑王),属于唐宗室的远支,和当时的大唐皇帝还能扯上点关系。

然而,经过历史的发展,到李贺父亲这一代李家已经家道中落了,只能以落魄的贵族形象隐居在一个小县城。

李家落魄到什么程度呢?就连一代女皇武则天登基称帝后,大肆杀戮李唐王室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支皇室远亲。 可见到李贺父亲李晋肃时,李家早已世远名微,家道没落不被人知。 因此其父李晋肃,早年也只是被雇为“边上从事”的小吏。 尽管诗人李贺对自己拥有高贵的血统而自豪不已,但迫于生活的窘迫,他在《送韦仁实兄弟入关》的诗词中写下了:我在山上舍,一亩嵩硗田。

夜雨叫租吏,舂声暗交关。 ,描写当时家境的困顿。 家道的早衰已经无缘富贵,再加上父亲李晋肃的病故,家境就更加凄凉了。

为此李贺只能通过科举进身改变自己的命运。

幸好李贺是个少年天才,很早就诗名远扬,他七岁能诗,且极擅长“疾书”。

据史料记载,当时大文豪韩愈、皇甫缇等听闻其名俱是怀疑,特意到他家中去令他当面赋诗。 李贺欣然执笔,洋洋洒洒写了一篇《高轩过》,韩愈、皇甫缇二人大惊,自此,李贺名动京师。

天赋异禀本就让人羡慕,但李贺却还非常勤奋有加。

大诗人李商隐就曾作《李贺小传》记载:“恒从小奚奴,骑巨驴,背一古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 ”由此可见他用功之勤勉。

十五岁时,李贺已经能与当时的社会名流李益齐名,誉满京城。

到十八岁左右的李贺又带着自己的佳作拜谒官场巨擘韩愈,一时间《雁门太守行》迅速成为文坛最流行的热文,尤其是那句:“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更是被后世无数次传唱。 可以说年少成名,本应是科举及第的前奏,但不幸的是李贺因才华出众遭人嫉妒,说李贺的父亲名叫李晋肃,“晋”字与“进士”之“进”同音,犯了唐代的“嫌名律”(父讳),作为人子,他应该避讳,所以不能参加进士考试。 尽管后来大诗人韩愈“质之于律”“稽之于典”为其辩解,最终仍无可奈何,李贺不得不放弃了进士之路。

因父亲的名字跟科举犯讳,导致李贺无法参加科举,一生空有壮志却怀才不遇,这对李贺是个不小的打击。 而在他的很多诗中都体现了他对建功报国的渴望,诸如“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等等莫不如是。 虽然后来又重返长安,荫官奉礼郎,从九品,从此“牢落长安”长达3年之久。 在为官三年期间,李贺结交了一批挚友,但也看到了很多社会的黑暗。 同时,他做了很多反映社会现实,鞭挞黑暗的作品。

由于迁调无望,功名无成,哀愤孤激之思日深。

再加上自己心爱的妻子病卒,李贺忧郁病笃,终选择辞职隐退。 他辞官之后,空有满心的抱负,却没有地方能施展,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 于是李贺在从长安到洛阳的路途中就写下了一首诗《金铜仙人辞汉歌》七言古诗,李贺借金铜仙人辞汉的史事,来抒发国家兴亡之感和自己的苦闷。

特别是其中的“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句,更是像一声沉重的叹息,伤感情绪由此蔓延开来。

虽说诗鬼李贺的“天若有情天亦老”极具强烈伤感情绪,但此佳句一出,却成为很多人的大爱,文人雅士们就将此句从诗中摘出来,专门化为对联的上联,看谁能对得出绝妙下联。

可以说唐朝天才诗人灿若繁星,但无论人们如何殚精竭虑,对出的下联都达不到上联的意境高度。 就这样时光荏苒,终大唐一朝竟没人能接上合理的下联,慢慢地,大家也认为此诗句“奇绝无对”,恐怕无法对出下联。

而随着五代十国纷乱的结束,直到两百年后的宋朝才现下半句。 宋朝是我国文学史上又一璀璨的时代,不乏杰出文人墨客,其中有人以唐朝“诗鬼”李贺的诗句出上联“天若有情天亦老”,难倒无数才子佳人,一时竟无人以对,虽有“心如无尘心自明”“海如无量还自枯”等,但实在牵强。 最终在大才子的石延年跟诗友们聚会宴饮,有人又说起了这个上联,石延年酒后大醉,才情爆发,听闻有人议论此事,便随口对出下联“月如无恨月长圆”,一语既出惊动四座,朝野民间广为传唱。

后来大文学家司马光也写道:“李长吉歌‘天若有情天亦老’,曼卿(石延年的字)对‘月如无恨月长圆’,人以为劲敌。

”此后有人更进一步,将李白、李贺、苏轼、石延年的一人一句,拼成了一副对仗工整、意境悠远的绝妙对联:把酒问青天,天若有情天亦老;举杯邀明月,月如无恨月长圆。

这幅对联对账工整,意境高远,包括了三大文豪的名句以及石延年的绝对,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什锦拼盘,十分值得品玩。 而不知是否与姓氏有关,李氏王朝——唐代,竟走出了三位杰出的李姓浪漫主义诗人:诗仙李白,七律圣手李商隐,以及诗鬼李贺。

作为诗鬼,李贺和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齐名。

李贺经常被后世人称为“鬼才”,他的诗文也被人称为“鬼仙之辞”。

他是中唐时期的浪漫主义诗人,是继屈原、李白后,中国文学史上第三位颇享赞誉的浪漫主义大诗人。

可惜天不假年,年轻的李贺27岁便怅然离世,英年早逝的他也让中国古代文学痛失瑰宝。 后世不少人都认为,如果上天多给李贺几年,以他的天分可取得的成就也许能与李白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