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56章 凶手并未离开

时间:2019-05-15 17:46 作者:admin

    “他怎么会在这里?”我运用判眼看向走廊,外面的灯好像坏掉了,只有消防出口的应急灯发出淡淡的绿光。   地板砖上残留着狰狞的血痕,椅子东倒西歪,好像发生过激烈的搏斗。

  我确定没有其他人隐藏在暗处后,急忙打开病房门:“老刘!老刘!”  血是从刘瞎子道袍下面渗出的,他小腹、大腿和手臂上存在多处刀伤:“失血过多导致昏迷,医院里怎么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没有被人发现?”  我不敢直接离开,防止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计,掏出手机报警,顺便单独给铁凝香打了电话。   “学姐,马上来叶冰病房!出人命了!”  十几分钟后,走廊上的灯突然亮了起来,我隐约看到楼梯里有人影闪过,那体型似乎是个男人。   “果然有人藏在暗处?会是谁?为什么要针对我?”  我不敢直接去追,又过了一会儿,楼梯里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留守的警察、江霏,还有值班医生护士全都跑了过来。   “有血!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快去病房把手术车推出来!”  人群蜂拥而至,我抱着刘瞎子没敢撒手,小心注视着每一个人,他们之中很可能就混杂着凶手。

  “是谁要对付我?是谁对刘瞎子出的手?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特护病房外面?”我刚从梦境中离开,脑子浑浑噩噩,很不清楚,此时一思考,头就好像要炸开一样,特别难受。   “都退后!先让医生进去!”一个不容置疑的女声传来,人群分开,身穿警服的铁凝香和两名医生赶到:“高健,这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对叶冰进行治疗吗?”  “我不知道,我从梦中醒来,就看到刘瞎子浑身是血躺在特护病房外面!凶手应该还没走远,可能就在这医院里!一直到天亮以前,你们谁都不要靠近这病房!谁都不能进来!”我拍打着脸,咬着舌尖,疼痛加快了我清醒的速度。

  我很快意识到那个凶手真正的目标就在特护病房里,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其他人。

  “隔离现场,不要惊动病房里的人!带伤者前去治疗!”铁凝香很快安排好一切。   “学姐,你亲自带着刘瞎子去治疗,他很可能是唯一的目击者,一定要把他救过来。

”  “放心,赵斌你在这里看守,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入特护病房!”  “是!”  医生和铁凝香带着刘瞎子离开,赵斌和另外两名警察看守在门外,保护现场。   我则满身血迹的靠在门框上,惊魂未定,在我入梦之前就听到病房外面发生过怪响,当时我并没有在意,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

  “下次入梦一定要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才行。

”入梦之后,肉体处于没有任何防备的状态,太危险了。

  我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人,想要对比刚才在楼梯口看到的那个身影,他虽然很快消失,但大致的身高形体已经记在我脑海中:“会是谁呢?”  现在特护病房外面,除了警察和护士之外,只剩下一个外人,那就是江霏。

  她跟一个月前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火红的头发也染回黑色,不再张扬,显得有些沉默。   “刚才走廊里的灯为什么全部熄灭了?”  我随口问道,那个值班护士走了过来:“我们也没弄清楚原因,医院电路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出问题,怀疑是线路老化,我当时就是发现所有灯都灭掉,所以打开了应急开关,然后才离开护士站去联系电工。 ”  值班护士应该没有撒谎,我在篡命那天早上,还在医院里见过电工抢修。   “但是这未免太巧合了吧?”目光从值班护士身上移开,我又看向江霏:“你一直守在外面?对了,陈老呢?”  “我和值班护士一起去叫的人,陈老身体不适,提前离开了。 ”江霏看着地上的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小腿在轻轻颤抖:“我之前就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如果没有离开,恐怕倒在这里的就是我了?”  “陈老离开了?”我眉头一皱,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和陈老不同,应该不会是他。

  “那个道士不会有事吧?”江霏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轻轻摇了下头:“不知道,你们都退到病房外面去,不要进来。

”  没有关门,我坐在病房里,运转妙真心法,默默调息。   肝窍在梦中开启,我身体恢复能力提高了四五倍,下丹田的先天真气也变得更加粗壮,现在的我可以很轻松的使用出上乘符箓了。   此次入梦收获很大,但是醒来后遭遇的这一幕,却让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有人要对我下手,这次入梦是除掉我最好的机会!凶手时机掌握的非常好,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会是谁呢?”我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无论往哪个方向思考都有可能。   一个大周天过后,我吐出一口浊气,侧目看向窗外,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沉睡的城市马上就要苏醒了。

  我冷静下来,暂时不思考刘瞎子和凶手的事情,将秀场手机塞进口袋,开始检查自身。

  善恶修罗面具我已经取下放在怀中,伸手触碰,怀里还多出了其他东西。   “这是……”  几页泛黄的笔记皱皱巴巴胡乱塞在胸口,我将其拿出后才发现,这正是我从陈九歌那里敲诈来的深层梦境地图,上面还有小A标注的注解。

  “我有梦翼蛊,这东西对我来说是无价之宝!”悄悄藏好,我在翻动的过程中,又有两个东西掉了出来。

  一个是墨色貔貅,好像拇指大的石子一般,很不起眼。

  “墨色貔貅是我杀死梦魇所得,那头梦魇和三号桥火葬场下面镇压的凶物有关,这貔貅石雕必须要留下来,以后说不定有大用。

”  另一件物品就是我在无灯街区,原来的秀场分部找到的镜子碎片。

  我真没想到自己随便找的一个碎片居然能跟着我离开梦境,进入现实当中。

  很快,更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我摆弄镜子碎片,忽然发现,这镜子碎片可以照出景物,可以照出躺在病床上的楚门、叶冰,甚至病房外的每一个人,但唯独照不出我自己!  双手拿着镜子碎片,我对准自己的脸,镜面中却只映照出我背后的墙壁,就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样。

  “为什么?这镜子为什么独独照不出我?”我对这镜子的来历一无所知,思考半天没有答案,只能将其收好,跟墨色貔貅放在一起。   除了这些外,我原本带入梦境的佛珠手串也还在,只可惜其中有两颗布满裂痕,似乎一碰就会碎掉。   “我已经回归梦境,这次直播也算是圆满结束,但是我拒绝了背叛者联合的要求,他们说不定会恼羞成怒,为防止我倒向秀场一方,定会不遗余力的针对我。

这些疯子能在秀场手底下活命,本事定然不小,以后我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刚从梦中脱险,就得知门外有人要杀害自己,更可怕的是对方还差一点成功,这实在是糟糕的体验。

  我叹了口气,呆呆的看向窗外,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的时候,秀场手机信箱收到了一条短信。

  “叮!”  “直播任务午夜凌晨之前进入叶冰的中层梦境成功,奖励一积分。 直播观看人数超过一万人,奖励十积分;直播期间获得三元宝一艘纸船奖励十三积分,完成来自阴间的委托,额外奖励一积分。

”  “可选任务一将叶冰主意识带出梦境未完成。

”  “可选任务二获取善恶佛在梦境中的布局未完成。 ”  “可选任务三杀死一只梦魇完成,奖励十积分。

”  “可选任务四杀死背叛者未完成。 ”  “可选任务五未完成。

”  “统计完毕:本次直播共获得三十五积分,现有积分总额为八十八积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