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繁荣科普创作之科幻电影沙龙2019年第3期: 《爱,死亡,机器人》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 中国科普作家网

时间:2019-07-30 08:47 作者:admin

繁荣科普创作之科幻电影沙龙2019年第3期: 《爱,死亡,机器人》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  中国科普作家网

中国科幻影视,创意突破在哪里主持人:查导提的这个问题比较有意思,我觉得接下来大家还是可以围绕科幻创意如何进行长片和短片的开发来聊一下。

郑军:现在大家都知道科幻片能赚钱了,都在动,我从今年开始每次参加这种会议,我都在泼冷水,我就告诉大家为什么科幻小说不好改编。

其实据统计全世界票房前一百名的科幻片,只有九部是改编的,剩下的都是原创。 因为主流科幻小说的创作不是以人为重心,而电影、戏剧包括动画都是以人物为中心的,以角色为中心的,这两个之间完全是两个审美体系。 这个《爱死机》也是,它绝对是一个电影人的思路,它不是一个科幻小说的思路。

还是一个影像思维,画面思维。

要说科幻影视的主题,在《黑客帝国》以后,我没看见过科幻电影里有过新的主题,全都在重复,素材也几乎基本上都重复得差不多了,但是表现形式不断地在翻新,尤其是刚才听几位讲这个技术环节,我很感兴趣,就是只要你们能够表现了,我们有更好的主题,更深刻的故事,才能把它展现在画面上。

《祝有好收获》剧照林天强:我想谈一谈这个影片的科幻感是怎么来的。 比如说《祝有好收获》,它是东方美学和科幻的一种结合,它设计的机器九尾狐的方式和角色塑造在艺术上还是有新意的。 像ZimaBlue(《齐马的作品》)是用科幻的手法来表达现代艺术的思考。

刚才那个《证人》我觉得它还是一种画面组接的方式,这种制作技术是可以制造一些新的感觉的。

在今天这5部片子提供了一些新的选择,比如东方的玄幻和科幻的结合,还有ZimaBlue(《齐马的作品》)这种当代艺术的感觉,都比较高级。 确实我们看到了两三种新的科幻感的可能性。

主持人:关于《爱死机》确实有一种说法,这个片子代表了好莱坞和西方的科幻创意的一种困境,刚才林老师说的我也比较同意。

一个是《祝有好收获》是刘宇昆的小说改编,刘宇昆的中文背景让他能够把东方的狐狸精元素与科幻融合,片子里有一点很好,就是说进入工业革命时代的时候,科技就是新时代的魔法,这也是他核心的一个主题。 另外一个就是ZimaBlue(《齐马的作品》),现代艺术和动画科幻表现的一种结合,这个我觉得大家还可以聊一下科幻创意怎么找到突破。 《齐马的作品》剧照林天强:还是说到ZimaBlue(《齐马的作品》)。 当代艺术在中国大概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从2000年前后,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得到了关注,然后最先得到关注的当代艺术是F4,岳敏君、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他们符号化做得非常好,但在中国艺术圈又非常突兀,不是传统美学体系所做出来,以此开端形成的美术馆体系是通过当代艺术的展览方式形成的,这个东西其实是非常有科幻感的。 中国最有名的时装展、奢侈品展、最顶级的汽车展都是在这些艺术区,这里面可以做出极强的科幻感,所以我非常高兴在《爱死机》里面看到这两个的结合。 我觉得西方人已经把科幻的所有主题都做得差不多了,中国人要做自己的科幻影像作品,是可以在当代艺术上寻找一些的启发的。 沙锦飞:就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改编的这个问题,我说个想法。

我这些年一直在跟圈里圈外的人都在聊,我说中国科幻其实是无IP的,而且科幻电影本身的创作不能够面向科幻迷,而要面向电影观众。 它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科幻小说是类型小说,它是一种特别小众的有特别高门槛的属于亚文化形态的一种类型小说,非常特定,但科幻电影不是类型电影。 从影视化的创作来说,第一个你必须是从为电影观众来创作一个电影故事,而不用去考虑科幻迷的感受,他不会成为你票房的主力。 另一方面,科幻小说创作的立意和角度跟电影完全不同,它的出发点是重在构造一个所谓科幻的奇观感。 而对于电影来说,我们首要关心的肯定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然后是人和社会,人和自然的关系,是表达这样一种关系的视觉故事。

我觉得从这个角度看,小说和电影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真的非常难把它去改编。 那么《流浪地球》不管好坏,至少我觉得他在创作思路上是对的,我说过《三体》是在拍科幻,但是《流浪地球》进步了,《流浪地球》在拍电影,至少是有这么一个区别。 我是觉得咱们为什么搞沙龙来研讨这个,就是为了咱们能够表达自己的观点,然后我们去寻找一个真正适合我们中国人去拍科幻电影的方向,一个路子,然后我们把这个事做好就行了。

我就说这么几个区别,应该怎么去做。

王宜恺:非常同意。 所以我们需要更加清楚科幻电影的定义。

科幻电影类型(Genre)与设定(Setting)是一对容易混淆的概念,严格的说科幻其实是一种设定而不是类型,当我们讲科幻片时,实际上我们指的是一种特定的世界观或者说美学框架,在这个设定的框架下,可以有正剧、喜剧、爱情,战争,自传,惊悚等等类型题材的故事来讲,因此如果把科幻当做一种类型去开发或者去营销,也许就把路走窄了,毕竟真正的科幻迷的确是少数,而科幻电影是面向广大观众的,商业电影观众喜欢正剧、喜剧、爱情,战争,自传,惊悚等等类型片,科幻片只是采用一个科幻设定背景去讲,实际上跟换成现实、年代、古代、甚至奇幻,本质上是一样的。 《爱死机》其实有一个很大的意义,就是把传统上特别小众的科幻动画短片,变成了大量非科幻迷科幻观众能够接受和喜欢的产品,尤其年轻一代。

在更年长一些的影视观众看来,这类作品绝对是小众的;但对于成长在选择多样、信息来源多、见识广博的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这类作品越来越成为他们观影的日常,相反传统上最常见的现实主义电影,可能会越来越趋于小众。 另外,由于现实世界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观众会发现自己正在或即将生活在意识上传、全息互动影像、虚拟现实、太空旅行、人工智能、基因编辑、和强大监控下隐私不复存在的世界中,过去的科幻设定正在逐渐变成现实。 因此试着不要太把科幻当回事,这只是众多设定中的一类,讲好故事,不颠倒美学和形式的从属关系才更有利于科幻片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