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69章 捡笔才搞掉裤子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6 21:00 作者:admin

第569章 捡笔才搞掉裤子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帮你买一杯橙汁?要不要吃的东西?”两人坐下之后,叶景诚转头询问利智。 “吃的不用,橙汁就行。

”利智摆了摆手。

“帮利小姐买杯橙汁,还有帮我带杯咖啡。 ”叶景诚吩咐跟进来的保镖道。

“那个……”利智忍不住出声,一副欲言又止。 “怎么?”叶景诚好奇的问道。

“没有,”利智憋了半天,吞吞吐吐的说道:“那个…晚上喝咖啡不好。 ”“听你的。 ”叶景诚听完不禁莞尔,吩咐保镖道:“那也给我来一杯橙汁吧。 ”保镖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座位。

此时利智正为自己的多管闲事感到脸红,内心又是尴尬又是难为情。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嘴,还是说她做叶景诚秘书的时间长了,照顾对方的日常已经变成惯性?“不行,不行!自己不能多想。

”利智拼命的摇头。 何况她只打算做完今年,明年就准备出国留学,完成学业至少要两、三年的时间,到时候就算选择回来发展,那时候很可能已经物是人非。

“想什么呢?”见到利智拨浪鼓一样摇晃脑袋,叶景诚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脑袋。 “没有,我…我去上个洗手间。 ”原本还在胡思乱想的利智,生怕叶景诚看出些什么,马上就借尿遁。

额!叶景诚也是有点无法理解。 两人才刚刚坐下来,利智连饮料都还没喝一口,就这么急着要上卫生间?两人离开公司的时候,利智已经上过一趟卫生间,难道那时候是进去补妆?不过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她怎么不顺便上玩洗手间再过来?叶景诚也难得去深入,女人总有几天不方便嘛。 等到利智重新坐回座位,看到她脸色带有一片潮红,叶景诚笃定自己的想法,利智应该是亲戚来探门了。 “你的橙汁。

”保镖早一步买完饮料回来,叶景诚又把饮料递给利智。 “谢谢。 ”接过饮料,利智的注意力就投入到银幕上,实在是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叶景诚。

不知不觉间,电影进度已经过去一半,剧情来到扮演死气喉的吴曜汉,在房间里面修炼隐形术,结果第一次施展失败了。 正好被洪金保等人撞见他的想法,于是合伙整蛊了他一番,骗他把全身的衣服脱光,只有这样隐形术才会有效。

吴曜汉果然是脱光了衣服,还在洪金保等人面前‘成功’隐形,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人整蛊。 甚至上楼偷看锺楚红洗澡,可惜洪金保早已经跟锺楚红同期,自然不会让他讨到便宜。

直到客串信差的午马出现,这场笑话才最终的收场。

“怎么你看到我的吗?”“我也想看不到,可是眼睛不争气,再小的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 ”“不是吧,朋友,我是隐形的。 ”“隐形?哈哈哈……我也想呀。

快点吧朋友,把信件签收了,好让我回家洗眼,长眼挑针不是那么过瘾的。

”吴曜汉这才知道自己被整蛊,回头看向洪金保等人,后者忍不住的哄堂大笑。 “噗嗤——”见到这一幕的画面,连利智都忍不住掩嘴偷笑。

“很好笑吗?”叶景诚问道。 “嗯,我之前很少看电影。 ”利智收敛笑容说道。 之前她是因为不熟悉粤语,有些内容虽然能够听明白,不过深层的意思同样不懂。

所以有一些其他观众感到好笑的情节,她是没办法笑出声。

相比这一次《五福星》,内容方面可能比较低俗。

不过电影里面出现的作弄情节,还有洪金保几个人的损友贱精性格,全部都是流露在最表面。 让人容易理解的同时,还会忍不住的感到好笑。

“那下次我再陪你来看?”看到利智的手正搭在座椅的扶把上,叶景诚顺势的叠了上去。 “叶生,你不要这样啦。 ”利智急忙把手缩了回去,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

“为什么,因为我不够优秀?”叶景诚凑近道。

“不是,你很优秀。

”利智低下了头,嘟囔道:“是我配不起你。

”叶景诚知道利智又是找的借口,干脆两人的事把摊开来说:“还是说你觉得我太,所以不愿意深入了解我?”“叶生,你…不要逼我啦。 ”叶景诚说中了利智对他防范的关键,只不过利智的性格不够强势,也不想因为什么事跟别人撕破脸皮,所以她表现得越来越美底气。

“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不应该对我存在先入为主的想法,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你有这种看法,导致产生一些对我的错误理解。 ”叶景诚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才没有……”她其实想说一句,叶景诚真的很能扯。

要说真是这种情况,那就是她的不对。

问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她不止是听说,还亲眼见到过。

就拿叶子楣的事来说,她闯进办公室的时候。

叶景诚的皮带和裤链,都被叶子楣拉下来了,难道还说他们是清白的?“咳!上次是因为我掉了一支笔,然后叶子楣好心帮我捡笔。

”叶景诚扯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信的借口。

“捡笔能捡到裤子都掉的。 ”利智腹诽道。

“那是因为她正好被绊倒,又正好想我扑过来。 本来我是想避开她,谁知道还没等我站起来。 她慌乱中就抓住了我的皮带,然后往地上一倒……”叶景诚绘声绘色的说道。 “嗟,谁信你。 ”利智脸色一羞。

虽然知道叶景诚在胡扯,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去联想,一幕幕画面从脑海中闪过,好像一切又还说得过去。 她哪里知道叶景诚说得这么有故事性,全因为他本身做过编剧,就是芝麻绿豆的一件事,他想兜怎么都能兜圆,何况是帮自己辩白,自然是要多加几个套路和崎岖的情节。 “唉,我也知道你不信。 ”叶景诚感叹道。

这种荒诞的借口有人信才怪,不过它的用处还是有的,现在利智对他的心理戒备,或多或少还是有所降低。 只要他愿意持之以恒,还怕翻不过这道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