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兵哥哥回乡,摊上送亲好事

时间:2019-07-10 20:12 作者:admin

兵哥哥回乡,摊上送亲好事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一篇十年前的文稿,也是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但由于诸多的原因一直封存着。

十年来屡屡搬迁,原来的文稿也早已遗失,只能凭着印象重新整理出来献给各位朋友们。

  婚丧嫁娶,世间平常事也,所以送亲贺喜的事自然难免,而且也是一件幸事。 然而为死去的人结亲联姻的恐怕遇到的还不多吧。 在我的故乡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种习俗——结鬼亲。 在这个故事中我可悲地屈服给了世俗,因为我不能违背含辛茹苦抚养我长大成人的父母,更不能背叛我的家族遗训……  送亲  一  回家的感觉特好,所以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十余天过去了。 每日里和阔别多年的乡亲父老,同辈朋友们周旋在一起,时时都会让我感受到故乡的亲切和温暖,也真真体味到乡里淳朴的民风和乡亲们那博大无私、宽容坦荡的胸怀了。   晚饭时候,父亲突然放下碗筷对我说道:“你大伯托人捎来口信,说兰儿——就是你堂姐,过几天要和人家结亲了,到时候你去送送她。 ”  “谁?”母亲诧异地问。

“没听说青哥家有什么事呀!”  “哎呀,你忘了,和素琴挨肩儿的那个嘛。 ”父亲又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嚼得脆响。   “上次不是提了一家,可兰儿不乐意,吵闹着年龄太大了。 现在才又遇到一个,矿上新伤的,挺合适的。

”父亲停了停,笑得很得意。   “唉,办了也好,早一天办妥省得她再闹腾,大哥也省心了”  “说的也是。

”母亲接过父亲的话茬。

  “我不用去了吧?”我抬起头,看着父亲。

  “不,得去。

一定要去的,这是件大事!”父亲很坚定,说完放下筷子出去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墙壁上挂钟发出的嘀嗒声。

  我怔怔地看着父亲模糊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心里感到莫名的烦闷,一直到了晚上休息时妻向我打听起兰儿的事,心情也才稍稍舒展了许多。   二  说起这个堂姐,其实只大我两个月吧。

是我堂伯父的第二个女儿,听说生得特别水灵而且也聪明,自打她一生下来就被大伯父视为心肝宝贝儿、掌上明珠,不管生产多么劳累只要看到兰儿,所有的疲惫都就烟消云散了。 父亲说堂姐的双脚五岁前是没落过地儿的。

其实也不光是自家夸耀,邻居比舍的大妈二娘们也都这么说过。   据说人死之后要过了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就把前生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但也有一些偷生鬼儿在投胎前没有喝阴阳河的水,这样出生的人一般都很聪明,会知道人的三世之事。 因此在老家有句形容那些聪明非常的人的话叫“没喝迷混汤”。 而这句话用到我这位叫兰儿会堂姐身上恐怕是再合适不过了的。

  堂姐十岁的时候已经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了,一张白里透红,人见人爱的瓜子脸,娥眉凤珠,樱桃小口,香色初露,娇容乍生,两条长长的大辫子又黑又亮,可真叫亭亭玉立,动人了。 所以听到关于她的描述时也时常会使我想起“八岁偷照镜,娥眉已能画”这样一句诗来。

那时候堂姐还远不是提亲的年龄呢,却时时会招来多事的媒婆们三番登门,屡次求媒。

大伯大娘自然不会应允的。   再有一两个月就是堂姐十二岁的生日。 过了这个生日,堂姐就是一个真正的大人了,可以将头发高高盘起来,也可以考虑许配人家了。 然而不幸的是她突然得了一种病,整天昏昏沉沉,滴水不进,没几天人就瘦了大半儿。

大伯背着堂姐走遍了村村户户,访遍四方名医,然而奈何天意不祥,药石无功,久经医治不效。 末了堂姐还是香颜早殒,魂归瑶池了。

堂姐也始终未能成为大人。 为此大伯大娘足足难过了好几年。

唉,红颜薄命!也许这个世界里本来就是有一点儿捉弄人的成分吧……  遵照农家的习俗,平民百姓不过十二岁就死了叫夭折,夭折的人是不应埋葬的,一般都是用草席卷了丢在山上。 然而大伯太过怜惜兰儿了,不忍看她弃尸荒野的凄惨,所以硬着头皮叫人做了一口薄棺,找来几个异姓的年轻人把她抬到后山的丛林里埋葬了。 父女一场十几年了,虽然她未曾尽一点儿回报生养之恩,但生前毕竟还是给大伯大娘,给这个家庭带来许多的欢声笑语。 况且她也基本上是十二岁了,就差个巴来月罢了!  可是谁也不会想到就是因为这么一安葬竟然又葬出许多麻烦事来。   (欲知后事如何、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