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面对坍江,他不救家产救乡亲 如何对孩子进行情感教育

时间:2019-07-11 15:20 作者:admin

面对坍江,他不救家产救乡亲 如何对孩子进行情感教育

  记者近日来到扬中市三茅街道指南村采访陈德龙的事迹。

15组村民黄厚富说,当时发生坍江多亏了陈德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赶快起来跑啊,坍江啦!”2017年11月8日早上5点多,黄厚富还在酣睡之中,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没来得及等他开门看清是谁,呼喊声已转到邻居家,一出门就听到江边传来阵阵轰隆隆的“雷声”,江边生活的他本能地知道敲门人叫喊的原因,一边叫醒家人赶紧跑,一边通知其他村民撤离。

  划破夜空的呼喊声,来自指南村16组村民组长陈德龙。

  “那天一下水就发现不对。 ”陈德龙回忆,当天凌晨4点多,他把小渔船划入通江的三墩港时,就看到三个大浪花,以为是轮船经过掀起的,也没在意。 划入江边时,却发现船撑不动,前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接着江水往上冒,把船顶起来,抬头一看,发现岸上的树垂直往江里掉,紧跟着一个比房间还大的漩涡袭过来,“咬住”他的船,在漩涡中挣扎将近一刻钟,摆脱死神追逐后,他赶紧把船先往江中间划,再绕道划回三墩港。   与汹涌的江浪搏斗40多分钟,冲出“鬼门关”后的陈德龙一上岸,连船都没有拴,就急忙一边向村委会主任王克勤、110、12345报告;一边向正在坍江的15组奔跑,急速呼叫睡梦中的村民撤离,等他叫到16组村民的时候,镇江、扬中两级党委政府组织的救援人员已投入抢险,75户300多名村民全部安全撤离,这时他才想到自己家养的52头猪,才知道自家的房子一半掉进江里。

  “当时在江堤上奔跑时,看见最大的坍方有几百亩,但是确实想都没想自己家的财产。

”陈德龙说,任何财产也抵不过和自己在一起生活75年乡亲们的亲情。   “面临坍江,陈德龙不救家产救乡亲,绝不是一时冲动,大家都知道他肯定会这样做。 ”村民黄厚刚说,因为陈德龙心里,总装着乡亲、乡情。 2016年,黄厚刚的父亲黄裕福不幸患上食道癌,债台高筑。 陈德龙主动找到种粮承包大户徐老板,请他帮助,徐老板二话不说,当场掏出800元。 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当时,陈德龙的大儿媳妇也患癌症,镇政府补助2000元,拿到钱后,陈德龙拿出其中的1000元送到了黄裕福家。

  陈德龙说,当时分钱给黄裕福的事,家里人都不知道,黄裕福家更困难,所以就想帮帮他,让他多看到些希望。   别看陈德龙对人很大方,其实他家境贫寒,30多岁才找到对象,一直在江边以打鱼为生,年收入也就2万元左右。

但他救人救难从来不图回报,至今已救过10多人。   1997年,大庆油田一艘油轮在泰州高港撞船沉没,为不影响附近造船厂生产,拖至指南村16组沉江。 几年后冬天的一天深夜,一条几百吨的硫酸运输船经过时不慎撞上,船主与女儿不幸身亡,船主妻子水性好,侥幸逃上岸边呼救,村民将她送到陈德龙家里。   第二天天不亮,陈德龙就请扬中渔业社的朋友开出两条船,沿江打捞两天,只打捞到船主的女儿。 船主家里的亲戚朋友来了40多人,处理后事、打捞沉船花了20多天,吃饭全部由他包了,住宿由他一家一户安排在村民家里,分文未收。

事后船主妹婿卢某主动付给他3000元,被他拒绝;第二年春节,卢某专程从苏州过来拜年,给他两个孙女一人200元压岁钱,还是被他拒收,“他们家两个人都没有了,我还能收人家的钱吗?”指南村党委书记田青告诉记者,陈德龙当了24年组长,自己贴的钱不在少数。

到2017年卸任时,从来没有报销过一分钱。   看着坍江决口变成独特“景点”,看着乡亲们搬进美丽新居,陈德龙笑眯眯地说,虽然自己养猪与打鱼的生计没了,但看到乡亲们在党委政府的关心下,安居乐业,打心眼里感到满足。

  今年75岁的陈德龙,去年1月被省文明办授予“江苏好人”称号。 去年2月,扬中市委市政府授予他“第四届道德模范”“118坍江抢险突出贡献奖”。   本报记者董超标  本报通讯员陈琳孙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