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现代文学 > 正文

爱情来了又走,旅程走了又停

时间:2019-07-09 08:20 作者:admin

爱情来了又走,旅程走了又停

  选个陌生方向,寻找一个解答。   筱筱辞职了,去了大理。 尽管她最想去的地方不是大理。 只是想选一个陌生方向,为这段刚刚结束的感情寻一个解答。 刚刚好,去大理的机票便宜。

  凌晨两点的飞机上,筱筱隔壁的隔壁位置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飞机平稳飞行了,小女孩就解开安全带越过她母亲到筱筱旁边过道玩儿。

小女孩指着窗外跟筱筱说:你看呀你看呀,外面有彩虹呢!筱筱皱眉,说这么晚了怎么可能有彩虹呢。 说着说着筱筱还是看向了窗外铺满的厚厚云层。

小女孩非说有,筱筱一本正经地说没有。 后来小女孩说:你看呐,刚刚唐僧骑着白龙马过去了!筱筱才明白这场争论她是一本正经可是小女孩是胡说八道,忍不住笑了。 就像他们之间的争吵,她是试探他是认真。   筱筱到了大理,自己找了酒店,隔天睡到自然醒,起身去了洱海。

站在洱海边的码头,筱筱微微晃神。

曾经说要一起来一趟,说好要一起走的路,自己一个人走吧。

这个时候筱筱反而清醒过来,来大理或许不是因为这里机票便宜。

这里像个秘密,藏在他们曾经共同的信箱,她却没有等到他跟她一起取出这封信件。   洱海一眼望去无边无际,尽管它只有平方公里。

也许我对你的思念是一种喧嚣的静默,像是没有限期,想告别,总有终点。   坐了很久的游轮,风不平浪却很静。

洱海周围风光明媚,筱筱看了一会儿,或许因为是一个人,忽然就觉得没了看头。   到金梭岛的时候,导游带他们到当地的观音庙祈福。 帮忙祈福的师傅跟筱筱说,你要收敛脾气,不然感情容易夭折,愿你平安顺利,为菩萨捐点建庙费吧!筱筱落荒而逃,说不清楚是因为师傅说到自己的心事,还是因为这景区敛财的套路。   筱筱租了一辆电瓶车,在大理古城里穿行。 带有民族风的服饰,各个品牌的玫瑰鲜花饼,鲜艳又可爱的手工制作糖果店,精美的银饰店和鸡血藤手镯。 为了感受古城的氛围,筱筱编了这里的金花彩辫,买了一个蓝色羽毛吊坠的头饰。 其实这里不特别,跟锦里很像,跟黄龙溪很像,跟平乐古镇也很像。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洱海吧。

于是筱筱出了古城,沿着环海西路想去环环洱海。

路边经过采莲的人家,筱筱兴奋地打招呼,采莲的姑娘还邀请筱筱上船,筱筱却道别了。 一路风很大,一大片向日葵随风摇曳,另外一边是薰衣草的花田,筱筱没有到洱海边上,在一个沼泽边停下了,几棵树枯死在沼泽里,这个画面静谧孤独,筱筱忽然就想回去热闹的古城。

  热闹总能掩埋孤寂。   卖仙人球的老板给筱筱多送了一颗仙人球果,卖米线的阿姨给筱筱舀了满满当当的卤肉笑眯眯地对她说喜欢就多吃点。

筱筱都快以为碗里的卤肉吃不完的时候,碗里却捞不出来了。   有些爱不得不各安天涯,尽管心里有一些牵挂。

  筱筱打了顺风车去丽江。 开车的师傅是本地人,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另外一个乘客是回族的一个男生,眼睛很像他。

筱筱笑了,怎么还是忍不住想到他了。

  他们走的茶马古道的老路,穿林盘山,倒也刺激。

  筱筱也是这一天才知道,猪不是回族奉为神明的动物,回族人不吃猪肉是因为他们觉得猪懒惰又肮脏,代表着不好的东西,回族人不愿受到这种污染。   筱筱也是这一天才知道,茶马古道老路边的林子里还可以打猎。 而且兔子是睡在树下而并不是洞里。 至于狡兔三窟这样的词怎么来的,可能别的地方的兔子会打洞呢。

  司机很健谈,说自己养的土狗训练成猎狗能卖两千多元,说自己的媳妇儿就是在丽江遇到的,一场艳遇成就了一场婚姻。

筱筱却沉默了,用尽了来相遇,最后成就的不过是自己的形单影只。

  到了丽江,筱筱沿着自己莫名的思绪,穿行在人潮汹涌的黄昏,默默低下头,慢慢地行走。

原来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你看我一个人,这些路我也走过了。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只知道我在这里。

  也许一生太久,不够你带我走。

  筱筱和余光在一起6年。 从高中到工作。 筱筱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分给,渐渐丢了爱好丢了好多自己的坚持。

余光却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分给了工作,分给了除了筱筱以外的其他事情。   他越来越不想说,她越来越。

  工作以外在一起的时间,也变成了背对着背用手机,把本应该说给对方听的话全部说给了另一个人听。 每天重复一样的情节,这大概便是两个人的孤独吧。

  筱筱宁愿跟余光吵架,也不愿两个人这样长时间的沉默。

你一直在身边,慢慢地变得淡而无味,还不如一只猫一只狗有趣。

不是每一段感情都经得起浪漫过后的平淡。

他觉得她越来越无理取闹却再也没有像从前一样来哄过她,她越来越委屈越来越不想受这种委屈。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 终于余光出差的第二天,筱筱搬出了两个人住了两年的房子,重新找了住处,安静地给余光发了分手短信后换了手机号码。 没有等余光的回信没有醉酒没有哭泣就这样踏上了旅途。

不是不爱了,只是承受不来了。 也许还会想你,只是没有那么想了。

  你看,一生太长了,时间不够你带我走,我只能把自由穿在身上自己带自己走。

远离那个牙齿洁白衬衣干净的少年,远离那些不堪的争吵和歇斯底里。 有多远就走多远。

不敢说累,也拒绝缅怀。

那么就让我,用一段旅程告别一段爱情。

  不是所有感情都有始有终,孤独尽头不一定是惶恐。 生命总免不了最初的一阵痛,路口还有好多个,但愿你会懂何去何从。